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人物    历史人物    诗人    历史学者    任职嵩县人物    元代    历代行政长官    元代   
[0] 评论[0] 编辑

王沂

目录

人物简介编辑本段

         王沂,元代著名诗人,历史学家,延佑四年(1317年)任嵩州同知,为《宋史》、《金史》和《辽史》总裁官之一,《辽史》的四个执笔人之一,著有诗集《伊滨集》存世。

王沂王沂

        沂字师鲁(一作思鲁),祖籍云中,徙于真定(今河北正定)。其父由金仕元,南宋亡,到江南任职。王沂于延祐二年(1315)中进士。历任临淮县尹、嵩州同知【《伊滨集·义应侯庙记》称延佑四年(1317年)佐郡伊阳】;元文宗至顺间(至顺三年,1332年)为翰林编修,后历国子博士、翰林待制,元顺帝至正初,任礼部尚书。曾主持元统元年(1333)科举,以“总裁官”的身份编定辽、金、宋三朝史。卒于至正二十二年(1362)以后。有文名,并能诗。曾筑石田山房以居。由于诗文集《伊滨集》早佚,所以论元诗文者很少涉及王沂。清初顾嗣立编《元诗选》即未见王沂诗。清乾隆年间修《四库全书》,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王沂《伊滨集》二十四卷,其中诗文各十二卷。生平事迹见《四库全书总目》卷一六七《伊滨集》提要、嘉靖)真定府志》卷五、卷二七、曾廉《元书》卷八九。

本    名: 王沂 

别    称 :王师鲁,王思鲁 

所处时代 元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去世时间:至正二十二年(1362) 

主要作品 :《御街行》 

祖    籍:云中 

职    务: 临淮县尹、嵩州同知

王沂工诗词,与当时的名诗人傅若金、周伯琦、许有壬、陈旅等多有唱和,《四库全书提要》评价他的诗“春容和雅,有先正规度”。王沂的词写的也很好,这首《御街行》可略见一斑:
君行广武山前路。是阮籍、回车处。问他儒子竟何成,落日大河东注。无人说与,遥岑远目,也会修眉妩。
离宫别馆空禾黍。啸木魅啼苍鼠。悠悠往事不经心,只有闲云来去。停云得句,归云洞府,领取渊明趣。

王沂的祖上出过不少的名人,王元节,金代名士,长于诗作。王元节的孙子,也就是王沂的曾祖父,业儒术,尤长吏事,深受金宣宗的赏识,官至监察御史。王沂的父亲王元甫也是一位诗人,官至承事郎兼黄池税务。
王沂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元仁宗延祐二年(1315年)中进士,被任命为临淮令、同知嵩州。后又先后任国史院编修官、国子学博士、翰林待制、待诏宣文阁,做起了为朝廷写材料的事,《四库全书提要》说他“在职文字者几二十年,庙堂著作,多出其手”。只是这些写作这事是不署名的,我们从元代的文章中已分辨不出哪些出自王沂之手。
到了元顺帝至正三年(1343年),朝廷开始编撰《宋史》、《金史》和《辽史》,“有古学,精见识”的王沂成为总裁官之一,而且还是《辽史》的四个执笔人之一,这时王沂已经位至列卿,任中大夫、礼部尚书。《辽史》和《金史》都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编成了,二十五史中篇幅最庞大的《宋史》也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成书如此仓促,所以后人对这三部史书评价不一,但是,史学界对《辽史》的创新,还是肯定的。《辽史》的特点是列表较多,共有八表,仅次于《史记》和《汉书》。表多就减少了立传之繁,省却了许多篇幅,弥补了纪、志、传记载的不足。其中的游幸、部族、属国三表,是《辽史》的创新。通过列表,使读者对各部族、各属国的情况,以及与辽朝中央的关系,都一目了然,减省了不少笔墨。也弥补了《辽史》过于简略的缺点,从而使“一代之事迹亦略备”。这里面就应该有王沂的功劳。
编撰完三史,王沂的去向就找不到记载了,有史家猜测他辞官而去,但也没有准确的证据,只知道,顺帝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中原盗起”,年过70的王沂又回到老家,侨居在山阴、应川间,后来,在这里也待不下去了,他又携家南度,不知所终。



《伊滨集》·二十四卷(永乐大典本)编辑本段

  元王沂撰。沂字思鲁,先世云中人,徙於真定。父元父,官至承事郎,监黄池税务。马祖常《石田集》有所作《元父墓碣铭》,叙其家世甚详,而沂始末不概见。今以集中所自述与他书参考之,尚可得其大略。据马祖常《碣铭》,称与沂同榜,则当为延佑初进士。据集中《送李县令序》,则尝为临淮县尹。据《义应侯庙记》,称延佑四年佐郡伊阳,考《地理志》,伊阳在嵩州,则尝为嵩州同知。又诗中有“纶巾羽服卧伊滨”之句,则集名《伊滨》,亦即起於此时。据《祀南镇》、《北岳》诸记,则至

伊滨集伊滨集

顺三年尝为国史院编修官。据《送瞿生序》及《胡节母诗序》诸篇,则元统三年尝在国子学为博士。据《送余阙序》称元统初佐考试,见阙对策云云,则尝入试院同考,而余阙实为所得士。据《祀西镇记》、《御书跋》诸篇,则至元六年尝为翰林待制,并尝待诏宣文阁。又《宋》、《辽》、《金》三史成於至正五年,而书前列修史诸臣,有“总裁官中大夫礼部尚书王沂”之名,则是时已位至列卿。其后迁转,遂不可考,疑即致仕以去。然集中《壬寅纪异诗》,有“壬寅仲春天雨雹,南平城中昼惊愕。自从兵革十年来,澒洞风尘亘沙漠”之句。又《邻寇逼境仓皇南渡诗》,有“邻邑举烽燧,长驱寇南平。中宵始闻警,挈家速远行”之句。又有《寓吉安林塘避桃林兵警诗》。壬寅为至正二十二年,正中原盗起之时。距沂登第已五十载,尚转侧兵戈间,计其年亦当过七十矣。沂历跻馆阁,多居文字之职。庙堂著作,多出其手。与傅若金、许有壬、周伯琦、陈旅等俱相唱和。故所作诗文,舂容和雅,犹有先正轨度。惜其名不甚著,集亦绝鲜流传,选录元诗者并不能举其名氏。今从《永乐大典》中裒掇编次,厘为二十四卷。庶梗概尚具,不致遂就湮没焉。


王沂咏嵩诗文选编辑本段

宿伊滨民家 (元)王沂

晨发伊山阳,暮休清汝湄;

二三田舎翁,劳我鞍马疲。

秋髙天雨霜,刈获此其时;

所从吏卒多,溷汝父老为。

我来佐山邑,三年何所施;

相看愧窃食,頳汗难为辞。

夜阑接软语,青灯耿茅茨;

愿同南溪社,敢望桐乡祠。


游徳亭宫访真人周翛然 (元)王沂

 游徳亭宫访真人周翛然故隠,壬辰间兵动,居民多避地山间,虎为害,周拘囚之,民遂安堵。山中有饮虎盆尚存。


黑山之山天下雄,高崖巨壁摩青空;

至人昔此巢云松,独立世外扬元风。

雾氛暗山兵乱起,锦服霜矛杂蜂蚁;

丁男失耒女儿啼,连邨顷刻无全理。

居民若有所见然,移家尽入桃花源;

谁知山祗大失职,猛虎山前搏人食。

吾师哀民祓不祥,笑谈约束如驱羊;

一朝仙去若鸡犬,空有爪痕留石床。

我因王事事幽讨,白云犹封炼丹灶;

千秋鹤驭望不来,天寒日暮山更好。


周翛然:康基渊《霞荫堂文钞·德亭社学》:“佥曰‘元羽士周莹然居此著迹灵异。尝夜起饮虎后仙去’,言之津津,意甚为向往者。”周翛然应为周莹然,即周颐真。


吊胡昭故隐(元)王沂

西风凛凛洒尘寰,千古幽光不可攀;

往事空寻管宁传,故居谁吊陆浑山。

高情能致巢由上,大节终全汉魏间;

一盏寒泉荐秋菊,悠悠心送白云闲。


陆浑早行有感 (元)王沂

归心摇荡若悬旌,几度欲归归不成;

地褊未堪长袖舞,愁多空和短歌行。

沙头春涨半篙绿,竹外梅花数?明;

梦里陆浑山下路,何人知我此时情。


游三涂山辞 (元)王沂

登三涂之峨嵬兮,放意以肆志;

遗纷浊而髙驰览天宇之宏大兮,哀吾生之安归。

群峰叠嶂盘礴而纚属兮,勃乎若森列之万骑;

烟横翠扫阳舒而阴敛兮,何变态之或异。

飘飘乎若洪崖浮邱,拍肩挹袂兮驭风骑气而游戯;

长伊清泻于其下兮,晨霏夕霭摩荡乎无际;

波涛以为琴瑟兮,林木郁其旌斾。

白鸟翩翩而灭没兮,声寥寥其哀厉;

欲访鸿夷而追鲁连兮,聊笑傲以遗世。

夕阳隠于林杪兮,映浮云之霮?;

分园庐之修直兮,阡陌错其棋置。

禾黍离离而弥望兮,荒烟野草莽苍兮千里。

悲故乡之遥遥兮,何其中之不自得而歔欷;

又若放臣迁客登髙望逺兮,悲伤而流涕。

呜呼噫嘻,哀孰为之乐,孰为之为?

吾能为兮吾将焉悲。


雪后游陆浑山宿鸣皋寺感事(元·王沂)

穷山作吏聊随世,为爱伊滨可人意。

田间野水弄明灭,木末晚山横紫翠。

陆浑坡口天下稀,阆州城南之所愧。

折苇风生雁双起,平沙雪净凫翁睡。

我本江湖钓杆手,渔子芦人不须避。

紫芝眉宇无复见,持正文章谁得记。

生前偶落山林牢,身后不同金石碎。

山川难得人更难,上槩名流今两致。

千载哪知我亦来,登高不堕羊公泪。

身似转蓬安税驾,事如嚼蜡都忘味。

长疑安石恐不免,何似孙郎遂初志。

日暮招提陈薄饭,夜阑禅榻成良寐。

不将妙语记曾游,只恐山灵厌人至。



南轩书事四首(元·王沂)

鹪鹩随处一枝安,庭角哦诗岁又阑。

不是铜章留客住,鸣皋山月要人看。


官舍何殊山崦居,萧然瓶锡野僧如。

问君千里西来意,只为伊阳好著书。


孤灯挂壁不成光,白牯青奴共晚凉。

清梦初回成独笑,偶然山雨到丛篁。


纶巾羽服卧伊滨,清啸孤吟颇著勲。

留与后人还要否,南山修竹北山云。


嵩问(元·王沂)

王子官于嵩治事之三日,嵩之黧老鹤列以进,问之曰:”盖闻广谷大川异制,民生其间者异俗,夫辨山川咨故实者,吏之事也,叟能一二其详乎?

叟曰:“嵩之为邑也,南驰三涂,北揭陆浑,柂以伊阙,镡以木门。俶兮傥兮,汨兮瀇兮,鸣臯輢之伊川,迤之崱●其危渟涔其渊于是量之以制邑焉其山则岫者峰者断者聨者若一髪者若縁絙者屹然起者洼然止者奔者蹲者鬭者倚者或傲?0?5而出或侵寻而附或沛若奔鲸或頺若吼虎其气秀而势雄又若龙翔而凤舞盖作囿于羣山而擅竒于九土其水则发源滦川入于龙门瀎潏砏汃浟浟沄沄逆射横流百川皆集含崕懐石矢驰风疾跳波散沬瀺灂湁潗或若蚓结或若轮旋衍为滮池浸彼稻田其按衍则迤靡平衍纡回夷延沟洫脉散堤塍绮连以稼以植以畜以牧于何不硕于何不育而赋以之出而家用是足若是何如王子曰传不云乎沃土之民不材滛也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叟以险固丰郁为美其智曾季氏妇之不若也请置此而后载言他老曰南山之阳鸷鸟宅焉厥类不一有鹗有鸇原夫其所窟也孤岑九成绝壁千尺猿猱坠匿松枥僵立仲冬既至天凝地闭元氷裂木劲气折石而兹鸟下击翕忽挥霍翾不可当若勇壮之卒?1?8杂而走敌场星流风厉触突猛气又若哮阚之兽张牙奋鬛突怒而无畏奋奋烈烈或●或苍或若练色或若锦章趯然其立砉然其扬又若旗帜旌旃之张乃有椓杙所羇狎羽所卖劲翮暂敛雄心犹在近之使安呼之使狎赏其神俊役以佃猎若是何如王子曰禽荒者圣人所戒驰骋田猎老氏所不为是岂可以为美观哉且饥则附人饱则扬去曺瞒之所知也叟不闻乎愿言其上老曰嵩之铅华山泽之宝也民用之富犹铁冶也但至其所则见嵓峦紏纷连冈属岭盘纡突兀蜿蟮幽隠厥气之灵磅礴委积万物不得锺此宝殖千夫运斤百夫施绠篝镫索深鑱连出矿其声登登其宝累累其负肩頳雁行手胝酎以化之火以烁之无声无形变化神竒既浣既濯出素清泚诡谲竒伟莫知其所以●转的皪璀粲相射皓皓□□纷糅萦积或若珠玑或若圭璧然后服牛络马担荷负任以货以鬻以征以贡上以富国下以富民若是何如王子曰传有之近宝则公室贫此之谓也虽然饥不可食寒不可衣又何宝焉吾闻国之宝矣上帝之粢盛于是乎出民之蕃庶于是乎生事之供给于是乎在敦龎纯固于是乎成不闻其以纷葩华丽为宝也老曰嵩之皮革宂氏所掌也嵗云莫矣霜飞风厉林衡逞技獠徒奋锐腾跃莽?2?2蹴蹈寥廓星流飈举腾山赴壑房仆姑腰繁弱置罝穷阻张罘林薄曳丰狐掩狡●?1?6麖麋搏雕虎元熊文豹应●饮羽乃彻围纵网殒胔计鲜烂漫狼藉而韦人收焉薄者厚者短者长者元者黄者赤者苍者赩然醇者驳然龎者烂兮锦质灿兮报章蔚然而隂炳然而阳?3?1茸曼衍杂遝丽宻韦氏掌焉以裘以席函人掌焉以侯以甲若是何如王子曰君子耻服其服而无其容不耻有其容而无其服衣敝緼袍与衣狐狢者立而不耻圣人嗟叹其贤彼其之子不称其服而君子知子臧之见杀也老曰长伊之濵羣山之阳有桀木焉松枥桧槾枫柘栢橿根据幽阜族茂髙冈或岌然孤生百尺无枝若树承露之盘而建太常之旗修干大柯轮囷郁结凛然若髙冠长剑立于王庭而有不可犯之色半死半生风摧雨蚀苍皮白枝躩挐千尺森然若鬼魅突鬓而离立若乃斧斤以时入者构云梯陟峥嵘椌椌漰漰登登丁丁琅棱訇礉若大战钜鹿之野剑?1?6相摩而有声鹤列而伐捎杀摧压又若巨灵之擘太华驱以千夫挽以万牛轩尾相衔入河之流一瞬千里箭驰风疾巨细冒没前后络绎或低或昂遇者摧当者壊横奔若雷行又若周穆之济师叱鼋鼍而为梁于是应公输之绳墨唯匠石之指顾离背纵横各有攸注夀安永宁含徳天禄规天矩地頼此而足若是何如王子曰东华君志有之髙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肥土木胜则不安人且崇髙诡特非所以为美也请陈其上老曰登髙可以娱情瞩逺可以放意此游观之乐而出乎埃●之外者也传不云乎登髙逺望使人心瘁故羊祜登岘山而太息景公美齐而随以雪涕老将从公登楼而望其南木门诸山玉玦青环岂无列仙之伦飈车羽盖出没于空旷有无之间东俯长伊其流洋洋莘挚所生于彼空桑想躬耕于畎畆●肆志之扬扬西则锦屏诸峰混隠迭见若近若逺庶几有隠君子焉顾吾何足以见北望陆浑林壑秀美遗空山之故居流清风而不已若其溪瀬潺湲之鸣于下云烟晦明之变于上与夫荒蹊聚落晨汲瞑舂之状各献其技变化倐忽可以备诗人之游览冩离骚之极目若是何□子曰居髙明逺眺望固先王之政然余有公事未暇也请姑陈其要者老曰嵩于禹贡为豫州之野于地志为韩分昔在夏禹之国夏政尚忠故其民好稼穑恶衣服而有先王之遗风当夫列国蜂起嬴秦虎视徙不轨之民聚南阳之地故其俗好渔猎喜淫靡弃本业尚气势或相随而椎剽指人之藏以为费故其民啙窳强捍而难制呜乎世亦多变矣而其见于习俗者亦朋比夸诈而号为难治若是何如王子悚然曰此岂溪谷山泽之民之罪欤三老孝悌不敎诲之过也虽然施泽于堂庑之上服冕搢笏使奸宄息而善良出者亦在彼而在此耶吾不得而知之也抑尝闻之嵩居太室之西为天地之中其山川之胜所谓出云雨见恠物而为长雄者也意其清淑之气蜿蟮扶舆磅礴氤氲当其竒者必有魁竒卓荦非常之民岂独发于纷丽葩伟而罕锺乎人将鸿飞兮不反蠖屈兮不伸以终其身抑师道之不立无以行所知尊所闻而汨没于缁黄之学以全其真又不得而知之也吾将与叟濯大川之清流挹西山之白云击槁木而长歌以问诸伊山之神


游伊川亭诗引(元·王沂)

延佑之间,余吏伊上,暇日访求先贤故迹,得伊川亭遗址于郡治之东山,曰司谏许公道真之所游止者。元裕之中州集云也,方公之谢事而归,而常相羊肆恣以悦其意,于山水之间而一时游且宦,于是邦者为斯亭以遂其乐,此古迹盖信然也。

不知亭几时废,独断碑立草棘间,为之喟然太息,图复其旧。居无几,余去官不果,明年春三月,与二三子履访其地,攀援而登,扫花席草,酌酒相劳,扪碑读之,怅然至于日入,相顾而叹曰:”许公逡巡当世,进则效其忠,退则全其乐,可谓自信特立也已,想其杖履于兹也,负崖之轩,凌虚之槛,贤豪魁杰日相徃来,登临眺望之乐,山川云物之胜,既以自适其适,而歌呼起舞,上下角逐争相后先者,亦有以同其适也,岂非盛哉!百年之后化为荒墟,霜露荆榛之所,?3?1翳狐虺猩鼯之所,游蟠薪人牧子之所,歌啸而踯躅兴懐之变,又何其悲也!然自前世无不皆若此,而迹许公之诗以传后,而俾后人低徊俯仰者则不在于斯亭之存亡也!二三子咸赋诗以纪其事,而余为之序。


1.延祐(元年:1314年——末年:1320年)是元朝元仁宗的年号,共计7年。


义应侯庙记(元·王沂)

 伊阳之西南二十里,有山屹然斗起,曰:木门。据山之巅有屋数十楹,列峙其上,则义应侯之庙也。考于图记梁开平三年卓见灵迹,邦人祠之。自兹始宋庆厯中,军贼张海隂诱其众谋掠兹邑,祷于侯,弗利,馀党以故溃。熙宁八年六月,诏封今号。治其庙含侈而新之,后承事益?3?,金季毁于兵。大德中,知州事冯君某守是邦,问所谓木门者则鸠樵牧宅鼯独其遗址巍然榛棘间,乃慨然令曰:“愿建侯庙者听伊人,不挽而同并力营之,三月落成,栋宇?2?9?2?,丹青相焕以重神威、以报神赐,雨旸疾疫有祷輙应,嵗连大穰,州以无事。延佑四年秋八月??,余佐郡●,老相与嘉侯之赐而思冯君之美惧其后泯泯也,乃具石请记其事。昔先王之法有功及民则祀之,又曰山川林谷邱陵民所取材用也,非此族也不在祀典夫一陵一谷苟有益于人亦严而事之,况于雄深抜立出风雨见怪物而能御灾攘祸?3?芘嘉榖以为一邦之镇。则其食于伊人世世不绝也,固宜是可书也,于是乎书。


元人王沂及其《伊滨集》小考编辑本段

张晓慧

摘要:本文分析了元中后期汉人文臣王沂的诗文集《伊滨集》羼入他人诗作之由,并透过《伊滨集》考察了王沂生平事迹的若干问题。

王沂,字师鲁,真定人,延祐二年进士,至正初官至礼部尚书。其文集久已佚失,清乾隆年间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王沂诗文集《伊滨集》二十四卷,是记述王沂生平事迹的主要资料。

但是《大典》中也抄入了同名的元末明初泰和王沂(字子与,有诗集《王征士诗》流传至今)的诗作,四库辑本《伊滨集》未辨明二者,羼入了部分泰和王沂诗,最早清人劳格已指出“凡所云丧乱之诗俱征士作也”

今人楼占梅、王頲、韩格平都分别将四库辑本《伊滨集》与《王征士诗》的篇目一一比对,可以基本厘清《伊滨集》中羼入的泰和王沂诗,但关于《伊滨集》尚存疑问:混淆二王沂诗作,是否始于四库馆臣?还是如王頲所说:早在《伊滨集》结集之时就混淆了二者,“粗糙得令人咋舌”

刘基《王师鲁尚书文集序》提供了最早的有关王沂诗文结集的信息:“《尚书王公师鲁文集》二十有八卷,公卒之四年,浙西廉访司佥事王君宗礼、经历王公威可访而辑之,版行于世。”可知结集之初,王沂的诗文集是以《尚书王公师鲁文集》为名,不过明清二代并不见此书著录,可见流传不广。直到《永乐大典》,始见“伊滨集”一名,通过对《大典》现存署名“王沂”诗文的仔细考察,可以发现混淆二王沂诗,实始于《大典》。

《大典》抄入的王沂诗文分为两个系统:一题曰“王沂(或元王沂,或王尚书)《伊滨集》”,一题曰“王沂诗”。以《大典》卷一万一千九百四“湖广”条为例,此条下依朝代次序先抄入“王沂《伊滨集·送武秀才还湖广》”一首,后文国朝诸诗之中抄入“元王沂诗《晨兴闻赐妃入广次心吾》”一首,可见《大典》中如不注明“伊滨集”,单称“王沂诗”,实是抄自泰和王沂诗集。

不过,《大典》中的现存题为“王沂诗”有诗七首,其中有一首不见于《王征士诗》,而见于四库辑本《伊滨集》和《诗渊》,可见《大典》在抄入《王征士诗》时也确实混入了一些王沂(字师鲁)诗。同样地,题为“伊滨集”有诗二十二首,其中六首也见于《王征士诗》

可以推测《大典》抄入《伊滨集》与《王征士诗》二书之时,由于作者同名,就时常出现将此王沂诗作系于彼王沂名下的错误。

虽然《伊滨集》存在羼入同名作者诗作的情况,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通过《伊滨集》概观王沂主要生平事迹,其中几点有值得讨论之处。

王沂曾任宣文阁鉴书博士,时间当在宣文阁设立后不久。据《元史》,奎章阁罢于后至元六年十一月,宣文阁设于至正元年。但周伯琦《近光集》有后至元六年诗题曰“十一月廿八日承诏篆题宣文阁牓作”,《元史·巎巎传》云:“大臣议罢先朝所置奎章阁学士院……即日改奎章阁为宣文阁。”因此后至元六年十一月罢奎章阁后随即设宣文阁

《近光集》有诗题曰“至正改元岁辛巳正月廿八日由翰林修撰特拜宣文阁授经郎兼经筵作”,《伊滨集》卷一八《授经署板屋记》云:“至正元年,皇帝肇开宣文阁,以稽古右文。乃设授经郎二员,以教世戚勋臣之子孙。”可见改名后不久即设阁内之官。

不过,王沂早在奎章阁改名之前就供职于此。《伊滨集》卷二二《书砚北生传后》:“至顺间,余尝序砚北生集古印考。……后十年,余待诏宣文阁。……既而余承乏翰林。……又三年,诏修辽金宋史。”据《伊滨集·祀中镇记》,王沂在后至元六年二月已任翰林待制,因此后至元六年二月之前王沂就已经以翰林院文臣的身份兼任奎章阁之职,应该是王沂在追溯往事的时候舍奎章阁这一旧称,直接采用了宣文阁的新名

至于王沂的卒年,应是至正八年。上引刘基《王师鲁尚书文集序》言“公卒之四年……浙江行省参政赵郡苏公命刘基为之序”,据《苏天爵年谱》,苏天爵于至正八年至九年、至正十二年两任浙江行省参知政事,上溯四年,则王沂应卒于至正四、五年或至正八年。而《伊滨集》中可查的王沂作品的下限是至正六年所作《授经署板屋记》(《伊滨集》卷十八),所以王沂应卒于至正八年

另外,《伊滨集》的佚诗文,除前人已辑之外,笔者另辑得确属王沂(字师鲁)的诗文如下:

劳格:《读书杂识》,续修四库全书第1163册,卷十二。

楼占梅:《伊滨集中的王征士诗》,《史学汇刊》第12期。

王頲:《误辑青原——元中、后期二王沂及所著诗文的鉴别》,《古代文化史论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韩格平:《王沂<伊滨集>校读札记》,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编:《中国传统文化与元代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

王頲:《古代文化史论集》,第299页。

刘基:《诚意伯文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卷六。

《永乐大典》,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第5032页。

《永乐大典》卷七千二百四十二《题龙氏乐善堂》(第3025页上)。

《诗渊》,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5年,第5册,第3318页。对比《诗渊》中的王沂诗和《王征士诗》,二者并无重合之处,可见《诗渊》所引全为王沂(字师鲁)诗。

《永乐大典》卷九〇〇《与刘志善谈诗》(第347页下),卷二千五百三十五《内白斋》(第1165页下),卷二千八百十三《槎翁墨梅为刘生以传题》(第1508页下),卷三千五《野田花戏答友人》(第1718页下),卷三千五百八十一《宿鲤鱼村》(第2101页下),卷八千六百二十八《赠吕复仲善远行》(第3981页上)。

《元史》卷九二《百官志》:“至元六年十一月,罢奎章阁学士院。至正元年九月,立宣文阁。”(北京:中华书局,1976年,第2329页)《元史》卷四〇《顺帝纪》至正元年六月“戊辰,改旧奎章阁为宣文阁。”(第861页)

周伯琦:《近光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卷一。

《元史》卷一四三《巎巎传》,第3413页。

见姜一涵《元代奎章阁及奎章人物》(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1年,第41-42页)。书中对宣文阁鉴书博士王沂的介绍有误,认为至元六年王沂升宣文阁鉴书博士、预修《君臣政要》,但危素《君臣政要序》明言修《君臣政要》是在至正元年九月。书中关于王沂致仕之后江南盗起之说,本于《四库总目提要》,实际上源于泰和王沂诗作,其误前文已详。(第186-188页)

周伯琦:《近光集》,卷一。

《伊滨集》卷一九《祀中镇记》:“至元六年庚辰二月甲申朔二十三日丙午,应奉翰林文字臣某、翰林待制臣沂宾承之。”

王力春《元代王沂首任宣文阁鉴书博士考》(《辽宁大学学报》,2004年第4期,第100页)一文据《书砚北生传后》一文以为“王沂于至元元年即已待诏宣文阁”,误。

见孟繁清:《金元时期的燕赵文化人》,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365370381页。

余来明据苏天爵、刘基二人行迹推测王沂卒年为至正五年或六年,论据不足,见余来明:《元文人王沂卒年考》,《文学遗产》,2009年第2期,第116页;又见氏著《元代科举与文学》,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644-645页。

见栾贵明:《四库辑本别集拾遗》,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534页。韩格平:《王沂<伊滨集>校读札记》,第300-302页。王頲:《古代文化史论集》第307-308页。《全元文》辑《辟雍赋》一篇,见李修生主编:《全元文》,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第六十册,第38页。《全元诗》辑王沂佚诗近百首,见杨镰主编:《全元诗》,中华书局2013年版,第33册,第135-158页。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戮力同心    下一篇 梁肃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