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传说遗址   
[1] 评论[0] 编辑

伊姑冢

   伊姑冢,相传为商相伊尹母亲的坟,位于饭坡乡洛沟村西高台上。冢座东接洛沟村,西、南、北三方均与洛沟相依。冢高25米,周长450米,呈圆形。清光绪三十二年版《嵩县志》卷二十二,宅、坊、亭、墓篇记载:“空桑涧南山涧幽窅,一塚巍然,方五亩许,传为伊尹母墓。相传商相伊尹之母卒于此,狂风卷沙掩其尸。伊尹做商相后,不忘母恩,封土祭典,年年相复,变为巨冢。其冢上尖下圆,由红土、白土、沙石堆成,至今墓状完好”(《嵩县志》,河南人民出版社一九九零年出版)。

伊姑冢伊姑冢

 

目录

伊姑的传说编辑本段


伊尹出生地嵩县,有许多口耳相传、经久数千年不衰的地名及神话传说:夏朝末年,三涂山下泥河村,有一村姑名叫伊姑,一日,伊姑和嫂嫂在伊水边洗衣,捞食了伊水飘下的鲜桃后怀孕,被父亲赶出家门,躲藏在崖口附近山沟的一山洞里。将要分娩的前天凌晨,伊姑做了一个恶梦,梦中伊河发了大水,瞬间村庄淹没,神人告知了其逃亡方向,梦醒后惊出一身冷汗。第二天,她果然发现臼内水如泉涌,奔腾而出。想想梦中的情形,知道有不祥之事即将发生,伊姑将梦景告知其嫂,嫂知有难,急送妹涉水向伊河东岸走去。在刚刚奔逃之后,她们所居住的泥河村落就变成了一片汪洋,化为乌有。伊姑只身逃走,过磨沟、走窑上、穿纸房、避高村,翻山越岭行十余里至桑涧沟。伊姑由于慌逃急走,爬山涉水,促使胎气大动,到达今纸房乡龙头村红土嘴处,在半山一大桑树洞中分娩生下伊尹,时值夏后皋八岁庚辰四月初八。据《伊氏家谱》记载:伊尹,名挚,生于夏后皋八岁(1648)庚辰四月初八;后人为了纪念伊尹诞辰之日,数千年来寺庄村一直举办农历四月初八古刹大会,风雨无阻,在伊尹出生的地方修建了伊尹祠。伊尹祠又名元圣祠,位于县城南5公里的纸房镇白土窑村,始建年代无考。明宣德、正统、弘治、崇祯年间重修有记,明宣德二年(1427,礼部尚书胡滢曾到此凭吊,写有纪念伊尹的诗,立有伊尹祠碑。今存正殿五间,左一德堂、右三聘台各三间、前道义门一坐,现为河南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伊姑生下伊尹后,血从空桑树洞流出,染红了那一片山坡土地,后来叫做“红土坡”(亦名赤土坡)。伊姑把婴儿藏于空桑洞中离开,向东方深山走去,到达今纸房镇台上村回头望儿子,此地被人们名作“望子台”,再往前走,走到今空桑峡谷,被悬崖峭壁石梯挡住去路,无奈又折而北行。行至沟口时,一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心焦意乱,不知所终的思绪萦绕在心,这是今天台上村焦沟村民组名字的由来。伊姑回走焦沟口后,面北登山而上,在翻过此山进入一小山沟时,似乎一时忘却了骨肉分离的痛苦,感觉心里安稳了些,安沟村名由此而来。伊姑自焦沟经安沟,翻过一架山,进入一条沟,此时念子之情又涌上心头,就在这念子无望之时,伊姑起身越岭,顺一小山沟扬长而去,这就是今纸房镇念子沟村、扬长沟名的由来。天黑时伊姑又翻过一架山,到了今落沟村,此时伊姑气血耗尽,忽然间狂风大作,伊姑被狂风卷起的沙土天葬在那里,形成一个大墓冢,嵩县人称伊姑冢。

伊尹为相后,年年回乡祭祀母亲,每次回乡都住在距母亲坟墓一公里的今饭坡乡伊庄村,祭母所住房屋遗址至今犹存。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遗址处曾出土有独眼石磨等文物。“伊姑冢,位于饭坡乡洛沟村西高台上。冢座东接洛沟村,西、南、北三方均与洛沟相依。冢高25米,周长450米,呈圆形。清光绪三十二年版《嵩县志》卷二十二,宅、坊、亭、墓篇记载:“空桑涧南山涧幽窅,一塚巍然,方五亩许,传为伊尹母墓。相传商相伊尹之母卒于此,狂风卷沙掩其尸。伊尹做商相后,不忘母恩,封土祭典,年年相复,变为巨冢。其冢上尖下圆,由红土、白土、沙石堆成,至今墓状完好”(《嵩县志》,河南人民出版社一九九零年出版)。

伊姑离家后,母亲和嫂子得知伊姑在桑涧沟存身并生下儿子,便带了米面探望女儿,路过山林崎岖小路跌倒了,把所带的米面撒了一地,此后这坡被白面染成白色,即现在的纸房镇龙头村白土塬地名来源。再往前走也没找到女儿,腹中又饥饿,就地以石支锅,熬些汤来充饥,这地方便是今天的支锅石地名来由,诸如此类地名传说甚多。


伊姑之子伊尹编辑本段

伊尹,名挚,出生于今嵩县纸房镇龙头村。因其母亲在伊水岸边居住,便以伊为氏。伊尹是一位传奇式人物,《尚书》、《墨子·尚贤》、《楚辞·天问》、《孟子》、《吕氏春秋》、《史记》等都有他的传记。伊尹生于伊水之上,耕于有莘之野,一生对中国古代的政治、军事、文化、教育等方面都做出过卓越贡献,是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贤相、帝王之师、中华厨祖,与周公一起被称为中国元圣。

一、伊尹出生龙头村

2012年9月22日至23日,首届中国洛阳伊尹文化学术研讨会在洛阳市总工会召开,国内外一批著名专家、学者到会。会议结束时发表了“洛阳宣言,充分肯定了伊尹出生于嵩县纸房镇的龙头村。关于伊尹的出生,《吕氏春秋·本味》(吕不韦著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民国二十六年发行,第79页》)中写道:“有莘氏女子采桑得婴儿于空桑之中,献之其君,其君令烰人养之。察其所以然,曰,其母居伊水之上,孕,梦有神告之曰,臼出水而东走,毋顾。明日视臼出水,告其邻东走。十里而顾其邑,尽为水,化为空桑。故命之曰伊尹,此伊尹生空桑之故也。长而贤,汤闻之,使人请之有莘氏,有莘氏不可,伊尹亦欲归汤,于是请娶妇为婚,有莘氏喜,以伊尹为媵送女”。明万历年间,曾任周南太史的王守诚编写《嵩县志·人物志》载:“伊挚,字尹,商阿衡,嵩人也。事见伊训,孟子不具述,述其细者。按旧志所载,今县西五里泥河村,盖其尹之母家。云:母孕,将就馆,夜梦,神告之曰:‘诘朝视尔臼中出水,急东行,勿顾’。旦视之果然,即涉伊水东行数里至涧中,回视其家,一望淼然矣,俄化为桑。有莘氏女采桑涧中,闻婴儿啼,觅至空桑中,遂怀以归。及长无氏,因以伊水为氏,故称伊挚焉。诚安:母化为桑事,父老所传与旧志所载相同,不敢置辨。据今空桑涧北为莘野,维东有沟,亦以莘乐名。又东十五里,为伊尹母墓,深涧幽窅,而遗塚巍然中存。嵩人呼为伊姑塚者是也”。清朝同治七年伊水暴涨,南店街上下泥河及大小李村等村庄被洪水冲毁。

伊尹出生地嵩县,有许多口耳相传、经久数千年不衰的地名及神话传说:夏朝末年,三涂山下泥河村,有一村姑名叫伊姑,一日,伊姑和嫂嫂在伊水边洗衣,捞食了伊水飘下的鲜桃后怀孕,被父亲赶出家门,躲藏在崖口附近山沟的一山洞里。将要分娩的前天凌晨,伊姑做了一个恶梦,梦中伊河发了大水,瞬间村庄淹没,神人告知了其逃亡方向,梦醒后惊出一身冷汗。第二天,她果然发现臼内水如泉涌,奔腾而出。想想梦中的情形,知道有不祥之事即将发生,伊姑将梦景告知其嫂,嫂知有难,急送妹涉水向伊河东岸走去。在刚刚奔逃之后,她们所居住的泥河村落就变成了一片汪洋,化为乌有。伊姑只身逃走,过磨沟、走窑上、穿纸房、避高村,翻山越岭行十余里至桑涧沟。伊姑由于慌逃急走,爬山涉水,促使胎气大动,到达今纸房乡龙头村红土嘴处,在半山一大桑树洞中分娩生下伊尹,时值夏后皋八岁庚辰四月初八。据《伊氏家谱》记载:伊尹,名挚,生于夏后皋八岁(1648)庚辰四月初八;后人为了纪念伊尹诞辰之日,数千年来寺庄村一直举办农历四月初八古刹大会,风雨无阻,在伊尹出生的地方修建了伊尹祠。伊尹祠又名元圣祠,位于县城南5公里的纸房镇白土窑村,始建年代无考。明宣德、正统、弘治、崇祯年间重修有记,明宣德二年(1427,礼部尚书胡滢曾到此凭吊,写有纪念伊尹的诗,立有伊尹祠碑。今存正殿五间,左一德堂、右三聘台各三间、前道义门一坐,现为河南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伊姑生下伊尹后,血从空桑树洞流出,染红了那一片山坡土地,后来叫做“红土坡”(亦名赤土坡)。伊姑把婴儿藏于空桑洞中离开,向东方深山走去,到达今纸房镇台上村回头望儿子,此地被人们名作“望子台”,再往前走,走到今空桑峡谷,被悬崖峭壁石梯挡住去路,无奈又折而北行。行至沟口时,一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心焦意乱,不知所终的思绪萦绕在心,这是今天台上村焦沟村民组名字的由来。伊姑回走焦沟口后,面北登山而上,在翻过此山进入一小山沟时,似乎一时忘却了骨肉分离的痛苦,感觉心里安稳了些,安沟村名由此而来。伊姑自焦沟经安沟,翻过一架山,进入一条沟,此时念子之情又涌上心头,就在这念子无望之时,伊姑起身越岭,顺一小山沟扬长而去,这就是今纸房镇念子沟村、扬长沟名的由来。天黑时伊姑又翻过一架山,到了今落沟村,此时伊姑气血耗尽,忽然间狂风大作,伊姑被狂风卷起的沙土天葬在那里,形成一个大墓冢,嵩县人称伊姑冢。

伊尹为相后,年年回乡祭祀母亲,每次回乡都住在距母亲坟墓一公里的今饭坡乡伊庄村,祭母所住房屋遗址至今犹存。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遗址处曾出土有独眼石磨等文物。“伊姑冢,位于饭坡乡洛沟村西高台上。冢座东接洛沟村,西、南、北三方均与洛沟相依。冢高25米,周长450米,呈圆形。清光绪三十二年版《嵩县志》卷二十二,宅、坊、亭、墓篇记载:“空桑涧南山涧幽窅,一塚巍然,方五亩许,传为伊尹母墓。相传商相伊尹之母卒于此,狂风卷沙掩其尸。伊尹做商相后,不忘母恩,封土祭典,年年相复,变为巨冢。其冢上尖下圆,由红土、白土、沙石堆成,至今墓状完好”(《嵩县志》,河南人民出版社一九九零年出版)。

伊姑离家后,母亲和嫂子得知伊姑在桑涧沟存身并生下儿子,便带了米面探望女儿,路过山林崎岖小路跌倒了,把所带的米面撒了一地,此后这坡被白面染成白色,即现在的纸房镇龙头村白土塬地名来源。再往前走也没找到女儿,腹中又饥饿,就地以石支锅,熬些汤来充饥,这地方便是今天的支锅石地名来由,诸如此类地名传说甚多。

二、采桑女抱养伊尹

有莘国伊河南岸今库区乡莘乐沟有个采桑女,在伊尹诞生的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位老翁告诉她,桑涧沟空桑树内有个孩子,让她抱养,抱住孩子只准往前走,不许朝后看,走够一百步便是安身之处,采桑女醒后觉得稀奇。第二天她独自一人来到桑园,果然听到婴儿哭声,顺着哭声去找,一棵老桑树洞内放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采桑女抱上就走,在一个小水潭中把婴儿洗净,那潭水被后人叫做洗婴潭,每到下雨天,潭里就流出淡红色的水来。采桑女左右寻路,将孩子抱进一沟,这便是今天的纸房镇抱子沟的来源。   

这位采桑女和丈夫商量后,将孩子送给有莘国君。采桑女的丈夫本是有莘国王的厨师,有莘国国王知道后命人抱回,并派人访问所从何来,乃知其为伊水岸边之人,遂以伊水为姓,取“遗婴”为名,既长,取正名曰挚,入商做了尹后,人们惯称伊尹。

三、熬制汤药研厨艺

伊尹渐大后,在有莘原野(今嵩县库区乡寺庄、牛寨一带)耕莘乐道,到伏牛山原始森林中,采挖了百余种野生中草药,进行研究、品尝,治疗地方时疫。效神农氏知五味入五脏,以君臣佐使配伍,以寒热温凉调性,把旧有的单味药治病,发展到方剂治病。他所发明的汤药,为药物相互配合后降低毒性,提高药效,并由生药向熟药过渡,迈出了革新的一步。汤液就是将各种生药加水煎煮而成,方法与烹调食物十分近似。伊尹以饮食烹饪之道,阐明天性人道世运国事,配草药食物而为汤液,写出了中国第一部医药书籍《汤液经》。伊尹既精烹饪、又兼通医学,把自己加工食物的经验转而用来加工药物,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伊尹在采桑女丈夫的熏染下,从小就学会了厨艺。伊尹的嗅觉和味觉更超出一般人,两条河流的水搅在一起,就能辨别出来,《吕氏春秋·本味篇》中有精辟的论述。伊尹提出“物无美恶,过则为灾”(吕不韦著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民国二十六年发行,第81页》),五味调和,君臣佐使,都是烹调的要义。再次,治大国,若烹小鲜。从烹调中感悟治人、治国,调和各种关系的道理。
  伊尹在实践中总结出了作为美味的三类动物:生活在水中的气味腥,食肉的气味臊,吃草的气味膻。尽管这三类动物气味各异,但依旧能够做出佳肴美味,主要依靠水、火、味的调节。消除腥味、去掉膻味、除却臊味,关键在于掌握火候,转臭为香,务必不要违背用火规律。调味这件事,一定要用甘、酸、苦、辛、咸,但放调料的先后次序和用量的多寡,组合是微妙的,都有各自的道理。总之,根据鼎中的变化,掌握火候,把握调料的搁放先后次序和量的多寡,才能获得久而不败、熟而不烂、甜而不过头、酸而不强烈、咸而不涩嘴、辛而不刺激、淡而不寡味,肥而不腻口的美味佳肴。从调味开始,谈到各种美食,后来告诉商汤,要吃到这些美食,就要有良马,成为天子。而要成为天子,就必须施行仁道。伊尹这番高论虽在论厨却意在议政,如果把商灭夏比做一道有待商汤烹饪的最佳美味的话,那就是要依据客观实际,灵活选择不同的策略,以达到目标。

伊尹“耕有莘之野,乐尧舜之道”,成为有莘隐士的时候,正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个暴君夏桀暴虐黎民之时。为解黎民于倒悬,救苍生于水火,伊尹曾到夏都劝谏夏桀行尧舜之道,安邦惠民,使夏王朝复兴起来。可是夏桀刚愎自用,闭塞视听,根本听不进去伊尹等忠臣的直言劝谏,一意孤行,滥用炮烙酷刑,灭绝人性地残害忠良。伊尹对夏桀心灰意冷,回归故里,继续他的隐士生活。

四、汤王三聘伊尹于莘野

商是夏王朝的一个诸侯国,方圆七十里,部落首领为成汤,商族兴起在黄河下游今商丘一带。成汤十分欣赏有能力的人才,普通百姓是人才,他也同样尊重,甚至还会亲自驾车,去邀其共商国事,他礼贤下士,深得民心,对夏桀的残暴统治十分不满。希望能够找到一位贤能之人,劝谏桀王番然醒悟,效尧舜、行王道、拯救百姓。“汤思贤,梦见有人负鼎抗俎,对己而笑,寝而占曰:鼎为和味,俎者割截,天下岂有人为吾宰者哉。初力牧之后,曰伊挚,耕于有莘之野,汤闻之以币聘,有莘之君留而不进,汤乃求婚于有莘之君,有莘之君遂嫁女于汤,以挚为媵臣至亳,乃负鼎俎见汤也”(《帝王世纪》晋皇普谧著,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民国二十六年发行,第20页)。“伊挚丰下锐上,色黑而短,偻身而下短,年七十而不遇,汤闻贤,设朝礼而见之,挚乃说汤致于王道” (《帝王世纪》晋皇普谧著,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民国二十六年发行,第20页)。一天夜里,商汤做了个梦,梦见一人头大躯短,赤面有髯,驼背颠足,负鼎持刀自西南而来。天神告曰:此治世之栋梁也!汤王疑惑,异梦魇,此人出自何方?不得而知。第二天,商汤派人四处询问,方知有莘国有奇人伊尹,经常大志宏论。商汤知道自己遇上了王佐之才,便要亲自前往有莘国邀请伊尹帮助自己治理天下,为商汤出谋划策。于是选定吉日,斋戒沐浴,于夏桀癸十九年,癸亥年元月元日,命中大夫巫轶随同,亲自驾车顺伊河而上,商汤派人四处询问,得知有莘国有奇人伊尹,经常大志宏论,便要亲自前往有莘国邀请伊尹帮助自己治理天下,为国家出谋划策。商汤选定吉日,斋戒沐浴,命中大夫巫轶随同,亲自驾车顺伊河而上,到达有莘国空桑地伊尹耕野处。汤王人马车辆行至九皋山以里陆浑地界,有一条小河沟,见溪水长流,山泉雾气腾腾,伸手一摸竟是热水,便命跟随人马停下休息。为使拜见伊尹更加心诚,便在温泉里沐浴更衣,先派使者中大夫带上玉帛马匹金银赴伊尹住处。

使者费尽周折找到伊尹所居茅舍之处,汤王便携礼物前往,走到伊尹住处,巫轶拿出商侯之币,说明来意,伊尹以“吾不爱玉帛马匹金银,爱在田野耕种,闲时品味尧舜之道,神农医药之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足以乐也”为由脱身隐蔽在弯曲山脚处不见汤王。汤王知道不能强勉,怀着遗憾之心返回亳州(今商丘),这便是汤王一聘伊尹的故事,后来人民将汤王沐浴洗澡的池水叫“汤池”,此条小溪叫“汤池沟”,并在此建立 “汤王庙”一座,树立“一聘地”标志,有碑刻数方。该庙上殿三间尚存,是嵩县古八大景之一的“曲里温泉”所在地。伊尹躲避的地方叫作“曲里湾”,即今天的饭坡乡曲里村。千百年来,人们远近赶来池中洗澡,泉水能治疗关节炎,风湿病,皮肤病。

汤王没请到伊尹,决定诚心诚意再次前去聘请。于是选择吉日良辰,备些礼品;再次来到伊尹耕莘乐道处。一日伊尹正在今嵩县库区乡牛寨、岗上一带的有莘之野耕田,商汤使者骑头毛驴代驮礼品,找到伊尹,说明来意。伊尹停了犁耙,对使者说,你转告汤王吧,我什么都不爱,就爱在此耕作,春种夏耘、秋收冬藏;以五谷为养,五菜为充,五果为益,五肉为补……话还没说完,听到有人马喧哗而来的声音,便弃牛而走,隐身树林躲避了起来。待汤王走到时,已不见了伊尹。只见耕作的黄牛悠闲自在,闭目养神,深翻的泥土散发着肥厚的清香,这便是汤王二聘伊尹之地,因汤王到达伊尹耕莘之地时,只有牛在而人已离去,故这个地方后人把它叫做牛在,后演绎成牛寨,即今嵩县库区乡牛寨村。牛寨村建有汤王庙一座,房十数间,石碑数通,古《嵩县志》记载此地为“汤聘伊尹停骖处”。

商汤久有反夏桀之暴政拯救黎民于水火的大志第三次又驾车前往有莘国诚聘伊尹“昔者汤将往见伊尹,令彭氏之子御,彭氏之子半道而问曰:‘君将何之?’汤曰:‘将往见伊尹’彭氏之子曰:‘伊尹,天下之贱人也。若君欲见之,亦令召问焉,彼受赐矣!’汤曰:‘非汝所知也。今有药于此,食之则耳加聪,目加明,则吾必说而强食之。今夫伊尹之于我国也,譬之良医善药也,而子不欲我见伊尹,是子不欲吾善也!因下彭氏之子,不使御” 《墨子·贵义喻》墨翟著,书海出版社2001年9月出版,第202页。在去有莘国的路上,驾车的彭氏之子向成汤说,伊尹是个出身卑贱的人,您只消把他招来拜见就是,已经算是蒙受恩遇了!何必劳您亲驾前往?汤王听后很生气,严肃地对彭氏的儿子说:这你就不懂了。如果有一种药,吃了它,耳朵会更加灵敏,眼睛会更加明亮,那我一定非常高兴吃掉它。现在伊尹对我来说,就好像这种药,而你却不想让我见伊尹,你这不是不想让我病好吗?说完,就把彭氏的儿子赶下车,自己驾车前去。商汤亲自驾车,第三次到伊尹家乡的时候,伊尹不相信汤王会亲自到家里来。但伊尹仍是不愿意出山,不愿意离开有莘之野,更不愿意做官,便顺着伊河向西行,躲到现在纸房高村后面一个土丘台上。

汤王一人在空桑涧西的七峰山下太平沟口一带,距现在伊尹祠西南数里的今纸房镇高村小山岗上,终于见到了伊尹,向伊尹倾吐了渴慕之情及请其出山的缘由,详细叙说夏桀暴虐成性,民不聊生,夏王朝岌岌可危,似大厦将倾的情形,恳请伊尹帮助平定天下。兴华夏于盛世,救黎民于涂炭,复炎黄及尧舜的愿望,态度谦恭而又至诚感人。伊尹被汤王的真诚所感动,并为汤王的志向所信服,良久方接受了汤王的聘请,愿意辅佐汤王行尧舜之道治理好天下,为天下谋福同意出山帮助商汤一起治理国家。伊尹在今纸房镇高村“顺天应人,随汤王赴商,开始鼎力辅佐汤王创建大商伟业”后来人民为纪念他们在此相逢,就把这个平台叫“三聘台”,又在此地建立了“顺王庙”。此庙建立在伊河南岸纸房镇高村村后一个高岗上,与今嵩县新城南北相望。此高岗五亩大小,背靠后山,面朝伊河,庙宇四合大院,正殿雄伟高大,内造汤王、伊尹、有莘王塑像,正殿曰“顺王殿”,左右两侧厢房,分别塑伊姑、采桑女塑像,曰“广生圣母殿”。解放前庙宇尚在,如今只剩下一块“顺王庙”石碑,保存在本地群众家里。伊尹出山使得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人们把此沟取名曰“太平沟”。伊尹接受了成汤的聘请,但有莘国王却不同意伊尹离开自己,成汤又聘有莘王的女儿为妃,伊尹便以陪嫁师的身份到了成汤的商国。商汤娶有莘氏女在《吕氏春秋》(吕不韦著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民国二十六年发行,第80页》)中作了记载:“汤闻伊尹,使人请之有莘氏。有莘氏不可。伊尹亦欲归汤。汤于是请取妇为婚。有莘氏喜,以伊尹为媵送女”,“汤娶有莘氏女为正妃,生太子丁、外丙、仲壬,太子早卒,外丙代立”(《帝王世纪》齐鲁书社出版,第29页)。

五、辅佐汤王兴大商

伊尹归顺汤王后,被聘为“阿衡”(国相)。伊尹从各种美味的烹制,到国家如何治理等方面为商汤献计。面对夏桀残暴淫逸、民怨沸腾之情,成汤将伊尹推荐给桀王,劝其以尧舜之道治天下,让人民得以休养生息。伊尹到了夏都,力劝夏桀改弦更张走上治国正道,但夏桀不听劝告,伊尹劝说无效,只好回到商地。善良的汤王两次、三次派伊尹到夏都,再劝夏桀改邪归正,救民于水火。伊尹三番五次劝说夏桀,但夏桀毫无悔改之意,无奈自身返回。回商后,辅佐商汤首先治理好内部,鼓励人民安心农耕,饲养牲畜。同时团结与商友善的诸侯、方国,一些诸侯陆续叛夏而归顺商。

商汤在伊尹的辅佐下,经过二十多年的征伐战争,最后消灭夏王朝,建立商王朝,统一了自夏朝末年以来纷乱的中原,控制了黄河中下游地区,其势力所及,远远超过了夏王朝。为了控制四方诸侯,防止夏遗民尤其是夏奴隶主贵族的反抗,汤和伊尹决定将处于东方地区的亳放弃,把王都迁到西毫(今偃师)。

“伊尹相汤以王于天下,汤崩,太丁未立,外丙二年,仲壬四年,太甲颠覆汤之典刑,伊尹放之于桐,三年,太甲悔过,自怨自艾,于桐处仁迁义,三年,以听伊尹之训己也,复归于亳。周公之不有天下,犹益之于夏、伊尹之于殷也”(《孟子·万章》)。汤王登上王位十三年后亡故,其长子太丁早夭,孙太甲年幼,伊尹扶立汤的儿子太丁之弟外丙继位,外丙在位两年而死,又扶其弟仲壬继位,仲壬在位四年病逝,伊尹又扶立汤的嫡长孙太甲为王。为了教导太甲弘扬汤的功德和汲取夏桀败亡的教训,伊尹先后作《伊训》、《肆命》、《徂后》等文章,督促太甲遵守先王的法度和“政教之所当为”,治理好国家。太甲登位的第三年,开始追求享乐,怠于朝政。伊尹屡加劝诫无效,就毅然将太甲送往汤的墓地附近的桐宫(今河南偃师西南)去反省,自摄国政。太甲居桐宫三年,亲眼得见祖父汤身为开国君王,坟墓却十分简陋;又从守墓老人那里了解到汤的创业艰辛和勤政节俭的品德,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示悔过;并在行动上关心桐宫的孤寡,遵守法度,与人为善。伊尹闻讯,欣然率领文武大臣,捧着冠冕、王服,将太甲迎回国都,交还国政,自己仍居相位,尽心辅助。商王朝从此逐渐兴旺繁荣起来。    

太甲在位23年后病死,伊尹又以年迈的身躯继续辅佐太甲的儿子沃丁为王。沃丁为王后,伊尹告老回到封地杞县,于商王沃丁戊子八年(1549)善终,年百余岁。“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余岁,天大雾三日,沃丁葬之以天子之礼,祀以太牢,亲自临丧,资之三年,以报大德焉”(《帝王世纪》,晋皇普谧著,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民国二十六年发行,第22页)。伊尹去世时,天降大雾三天。沃丁为了报答伊尹尽忠扶持商王室的丰功伟绩,感激他的大恩大德,将伊尹以天子的仪式和规格下葬,安葬在西亳(偃师)商汤陵寝旁,以表彰他对商朝做出的突出贡献。大司空咎单为了用伊尹的事迹训诲沃丁及后人,写了《沃丁》一文。伊尹作为辅佐商汤夺取天下的开国元勋,后来又辅佐四任商王,在甲骨卜辞中被列为“旧老臣”之首,受到隆重的祭祀,与汤王同祭。 后世根据他的忠诚和功勋,尊称伊尹为“元圣”,把他与其后的吕尚(姜子牙)、周公、管仲等奉为人臣楷模。

商王太戊即位后,伊尹的儿子伊陟又被任用为相。

“伊尹忧天下之不治,调和五味,负鼎俎而行。五就桀,五就汤,将欲以浊为清,以危为宁也”(《淮南子全译》,贵州人民出版社,第1214页)。明朝重修的嵩县伊尹祠里有幅对联“志耕莘野三春雨,乐读尼山一卷书”,把历史上的元圣伊尹和至圣孔子相提并论,等量齐观,充分肯定了伊尹的历史功绩。伊尹在商汤灭夏这一顺应历史潮流的重大历史变革中,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他开启了儒家的仁政思想,在政治、教育、军事上以及烹饪美食、汤药研制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被誉为我国古代的政治家、教育家、军事家和烹饪、汤药祖师,为华夏文明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李长春    下一篇 陆浑戎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