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历史人物    宗教人物    寓嵩人物   
[1] 评论[1] 编辑

周颐真

       周颐真(1173—1239),道名周志明,号莹然子,又号“憨周”,金代知名道士,曾修行于德亭朝元观,为“全真七子”之刘处玄(号长生子)弟子,朝元观匾额即由其师叔丘处机(号长春子)题写。周颐真道行深厚,洞识玄机,得失若轻,荣辱不惊,徒众云集,候门敬仰。金宣宗元光元年(1222)敕封赐号“颐真大师。元宪宗元年(1251)朝庭追封嘉号”清虚真人“。其所居之嵩州德亭朝元观后来发展规模宏大,旧时庙地方圆上下三十里,良田三百多亩。

        全真教主张性命双修,特别强调以修心见性为修仙之正途。创始人为王重阳,其最著名的弟子有七位,分别是: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王处一、郝大通、马针阳、孙不二。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王重阳是“中神通”,天下武功最强之人。周伯通为王重阳师弟,乃周颐真师叔爷。王处一为神雕大侠杨过师爷(曾从师王处一弟子赵子敬),则周颐真为杨过之师叔。



目录

人物简介编辑本段

        周颐真(?—1240),道名周志明,号莹然子,又号“憨周”,山东密州胶西县(今山东胶州)人。十六岁拜刘处玄为师,因其天资聪颖,博学强记,刘处玄恐其英华外露,有碍求真,于是就让其“学憨痴”。尚企贤撰《修建长春观记》云:“唯刘真人住持莱州神山武观……有周老者,颖悟不羁,博学强记,为当世之大儒。愿立下风,敬闻妙教。真人曰:‘□当如此英华□藻,恐饰外丧真,当以憨自处。’稽首再拜,敬事斯语,因目之曰‘憨周’。”[20]《重修长春观碑》[21]云:“昔参长生真人,执井舂三年,见其质朴颖悟,曰:‘学憨痴去。’”其后,周颐真谨遵师嘱,以憨为事,号称“憨周”。对于他被称为“憨周”的原因,《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曾提及,其云:“或者谓师称为‘憨周’者何也?其说有二:一则昔居嵩州□元观时,与道伴黄公同庵,有日,涧下见虎食鹿,师意其鞟而取之。道伴曰:‘虎所食者不可与竞,竞则必伤其命。’师曰:‘□取其皮而反其肉,又何不可?’直抵其下,全无所惮,剥皮而还,反肉而饲其虎,傍处亦无害心,食毕而去,故人称之曰憨。一则平居□息,终日如愚,兀兀痴痴,似无所知,故人称之曰憨。”[22]由以上二事可见,周颐真真可谓深得“憨痴”之个中三昧。

        金正大年间(1224—1231)周颐真游方各地,不拘礼法,恰逢战乱,在汴京被误为奸细,押解至枢密院。枢密使见其黄冠野服,颇有太古之风,问其延年之术,其答云:“内固精神,外修阴德。”“又内族点检撒合连问何为戒行,答曰:‘外妻不婚,世嗣不淫,□□壮形,以保其真。’又同签时公问如□是安乐法?答曰:‘减嗜欲。’又同签奥屯舜卿问谷神不死之道,答曰:‘虚而能应,妙存□□。’又问□□之朴,答曰:‘明珠在蚌,方圆未定;良玉隐石,黑白未分;妻儿在服,阴□莫辩;鸡禽在卵,雌雄未见。’似此者,多不能历举。”[23]金哀宗闻其道高德著,以礼征召,屡辞不就。又令其提点太一、清微等宫,并赐其号曰“颐真”。

        其后,周颐真先是晦迹洛阳,后又修道嵩州,获“憨周”之称号。金正大六年(1229),为躲避战乱,周颐真来到河北覃怀,栖息于太古观,方便度人,门弟甚众。蒙古太宗窝阔台九年(1237),王屋总帅司荣知其道高德著,礼请其住持天坛上方院。《清虚宫碑铭》云:“昔岁丁酉,王屋官□窃见天坛福地,国家保安宗社与民祈祥之处,若非其人,谁能主张?吾闻长生真君高第莹然周真人,道价清高,名传海内,众所悦服,遂具疏礼请,仍施洞宫社清虚宫、蔡村灵仙观、护驾堡仙游观地土,永充常住用度。计开征粮地,东至合河口,南至岭,西至井,西北至麻姑池,为(下缺)真人怡然日夜许少容无适而不可也。”[24]由以上记载可知,司荣当时对周颐真极为器重,除了聘请他担任天坛上方院住持外,还施舍了洞宫社清虚宫、蔡村灵仙观、护驾堡仙游观以及天坛周围大量的土地。住持天坛上方院后,周颐真便带领徒众欲重修道观,但时隔不久,蒙古太宗窝阔台十二年(1240)七月,周颐真仙逝。按照《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碑阴《宗枝之图》记载,周颐真弟子众多,其中知名者主有王德真、解志通等。


游徳亭宫访真人周翛然 (元)王沂编辑本段

     元代至正年间,嵩州同知王沂延佑四年,即1317年任嵩州同知)曾到德亭宫(朝元观元代名)访周颐真遗迹,在其所著《伊滨集》中留有一诗:


游徳亭宫访真人周翛然 

                         

   游徳亭宫访真人周翛然故隠,壬辰间兵动,居民多避地山间,虎为害,周拘囚之,民遂安堵。山中有饮虎盆尚存。


    黑山之山天下雄,高崖巨壁摩青空;

    至人昔此巢云松,独立世外扬元风。

    雾氛暗山兵乱起,锦服霜矛杂蜂蚁;

    丁男失耒女儿啼,连邨顷刻无全理。

    居民若有所见然,移家尽入桃花源;

    谁知山祗大失职,猛虎山前搏人食。

    吾师哀民祓不祥,笑谈约束如驱羊;

    一朝仙去若鸡犬,空有爪痕留石床。

    我因王事事幽讨,白云犹封炼丹灶;

    千秋鹤驭望不来,天寒日暮山更好。


康基渊《嵩县志·德亭社学记》记周颐真事编辑本段

 清乾隆年间,嵩县知县康基渊游历德亭访古迹,亦到过朝阳观并有记如下:

 

德亭社学记

        予莅嵩期年,辙迹无不到。览采近俗,大抵随地而异,其民心向往亦各于乡之习传者焉,而初无定指也。最后至德亭川之委即蛮峪,乡民迓观且数百人,见其勤朴,勉以睦让之谊。其间亦有学舍,隘甚,聚徒仅四五人,因思建社学以教之。偶访古迹,佥曰“元羽士周莹然”,居此著迹灵异。尝夜起饮虎后仙去,言之津津,意甚为向往者。夫天地之大,造物之奇,何所不有?然使仙术果有,亦天地之奇,而于人无与也。假令民尽究心黄白,学所谓吐纳养生,以弃父母、昆季、戚族之养之欢,微特不安于其心,亦理固有不可者矣。岂若实求诸爱敬睦姻之近,俾家庭融洩、邻里和雍,无欲而安,不争而乐,熙熙然含哺鼓腹,而茅檐篱落间尽仙境也。修炼之方,宜无过此。君子言理不言数、信常不信异,建社学于德亭,理也,常也,斯不外慕无稽之异也。


十方朝元观清虚真人道纪碑编辑本段

    朝元观有元中统三年(1262年),忽必烈统治时期)九月伊阳县尉杜春撰文的《十方朝元观清虚真人道纪碑》,记周颐真生平及在朝元观修行事,碑文于近年大半被毁,幸早年有抄碑者记下的碑文,内容如下:

十方朝元观清(缺31字)元真□。大师姓周,法讳□明,号□子,颐真则□□上之钦号。(缺38字)近□□□长生刘真人之风,径往觇之。既而聂许遂膺门下,舂汲之役,郑重□年,而(缺28字)汴梁伊洛之间,或寓栖霞,特以灌溉蔬圃为事。首蓬面构,衣蔽履穿,人所不堪,乐然自得,世未有知其(来历),虽在同门,亦未能识之,皆以痴名之。□久之寻乔高之□山获谷,结庐遁,寒暑六易,人未尝有见之者。一日,故人黄仙寻至,投宿穴,夜将及半,闻兽至而恐曰:何物至此?师曰:山中道伴,(觅水)而来。注盆水以饮之。黄仙窥之,乃二虎也,不惊异之。贞1213)初夏四月,与徒辈耘籽于野,有年幼力惫而眠木下,梦中将议为赘,帅咄而觉之,其人拜谢,终身不敢念俗。师在深山穷谷栽培药物,以易资粮。方秋,积载而市药于南店张氏之铺,估直白金百锾,限三月而酬价。至期,师造门而揖之。曰,师何往?曰,前言药物之直,限至而来。其人诋之曰,当时支讫,曾无少欠。师曰,支讫则是,某忘记耳。请勿怪,佛袖而还,更不回顾,忻然而已。此常人所不能为也。由事令闻远播,学徒云集,迹不可隐,乃自荻谷迁于德亭,依  凤山之颜,道观于是乎始修。太守扑散公日以接近,侧聆  赞成其事。长春真人题其额曰“朝元观”焉。斯地膏腴而无近泉,为汲引者负荷之难。一日,师谓众曰,此山下有泉,蒙发之则出矣。随指顾而凿之,遂获甘泉为众所汲也。兴定间,北骑渡河,居民大骇。师率众山行,饿虎当途,无敢前行。师出而行,虎乃遁去,盖履道坦坦之所致也。壬午年秋七月师□事□□□□开吏伺察师之行色态度靡常,疑其来历,询之有差,以为边鄙之奸也。执赴有司,考掠无辩,几百皆认。是之时,黄尘蔽野,白蚁交兵,莫不是贰。将议殛刑,□□详其动静,质实事,皆承授,容色坦然,殊无惊怖,有异常人。及闻省部僚属,驸马点检亲见之,试以道家之事,问养生之道及谷神不死之说,又征之以无名之摸,师(侃侃)而对,莫不中理,言如□屑,辞如炙,千转万变,不可穷尽,方知其为道者欤,时闲闲亦居位而见焉,亟命释之。是时,公卿大夫,侯门贵戚,莫不敬仰其名,□上逮敕放还山,赐号曰颐真大师,众皆贺之。师不以为密,置之丹阳井中。自壬辰末,幽居黑山。一日谓其徒曰,畴夕梦人送褚生八十,众皆无语。良久曰,居此八十日当去。而□□矣。至(期)果闻京师瓦解。河南拱北逃难者俱出而复。师亦与众出山渡黄流而北直,寓覃怀住太古观。岁在丙申,王屋总帅泊其官属,状请师主天坛上方紫微宫,兼提点清虚宫事。戊戌春二月,嘱其徒李志昭曰,余他时归寂,当瘗骨于丈室之后深七尺有紫微洞,汝当之。明年秋七月二十有一日,师无疾而逝。门弟从其所嘱而葬之。春秋六十有六,岁在屠维大渊献也。后十有三年壬子春□□□,宗师常真人保奏,朝廷追封嘉号曰“清虚真人”。夫真人之制行也,不可以刑求,不可以动静议,观其步趋芳拥肿,    而似百无所能□?其     圆通豁达,而能一无所凝?及其  阳□□水受俱兵,晏然如故,而无诉冤诉之心,视死生犹弊履之轻,遇害若蚊虱之过,曾无芬意,庸讵识之哉?岁有   茂秋八月丙辰,门弟□志玄辈诵师之德,虑父□没,将刊翠玖,以寿其传,亦报本师之礼也。不远而来,索余纪实。弟感诚,故不以蹇辞勉,从说而其书,敬为之赞曰:然仙伯,在已无居,乎其清,廓号其虚,混宜三境,圆通六如,形骸递依,俯仰  ,察之不慧,知之不愚,玄开关识,至妙难摸,韬光晦,含垢纳污,心开天籁,手握灵珠,群真驾,千圣同途,名存金石,不亦宜乎!

大朝国岁次中统三季九月

伊阳县尉杜春

 

十方朝元观清虚真人道纪碑十方朝元观清虚真人道纪碑
十方朝元观清虚真人道纪碑 碑文十方朝元观清虚真人道纪碑 碑文



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编辑本段


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
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2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2
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3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3







































康熙版《嵩县志·杂志》记载编辑本段


元周志明,居嵩之林凤山朝阳观,凡数十年,冬夏坐卧一室,人罕见其言笑。与之食则食之,不与即旬日不言饥也。一宵忽夜起汲水,贮器庭前,觉者从窗隙中窥之,有二虎就饮,不足,复汲饮之,遂著。元封为清虚真人,见朝阳观碑文。



罗飞:金末“嵩州三隐”之周颐真编辑本段


话说如狼似虎的女真人在建立大金国、灭了北宋,入主中原后,在中原文化的同化下,统治者纸醉金迷,逐渐失去了战斗力,不提防草原上蒙古人的崛起,只抢走北宋的地盘统治了108年,就跟当年的北疆饿狼的攻击下,遭受亡国覆邦的命运。金末代皇帝完颜守绪虽有壮志,却无力回天,于蔡州行在自缢,尸骨被蒙、宋军士分抢回去邀功。余下金军将士血满身,泪满脸上至参政、总师、元师,下至兵丁,五百多人皆一时跳入汝水殉国。

就在金国灭亡之前,曾有不少金国高人异士为躲避战乱,来到位于洛阳南部深山的嵩州之伊阳县隐居,留下不少传奇故事和诗作。这其中有全真教大师周颐真,有金朝末代状元、文学家、理学家、易学家李俊民,曾任监察御史的金国知名诤臣许古等。他们各有特点,各有故事,各有居处,列位看官若有兴趣,且听俺一一道来。

 

一、隐居德亭朝元观之“憨周”周颐真

看过金庸《射雕》《神雕》的人,都对“全真教”“全真七子”不陌生。“全真教”的开山鼻祖是王重阳,王重阳的师弟是周伯通,王重阳有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王处一、郝大通、马针阳、孙不二七大弟子,也就是“全真七子”。金庸小说中,王重阳号“中神通”,那是一等一功夫厉害的人物,其弟子王处一有个弟子叫赵子敬,赵子敬曾教过一个徒弟名叫杨过,对,就是神雕大侠杨过。

今天咱要介绍这位周熙真呢,道名周志明,是“全真七子”刘处玄的弟子,按辈份王重阳是其师爷,杨过是其同门师侄。这位周道士于蒙古人打来之前,预感世道将乱,就跑到时属嵩州伊阳的德亭,就在现在德亭乡中西邻,凤山之下,修建了一座“十方朝元观”,在此修道隐居。道观的名字,还是丘处机给题的。这位老道会不会武功不清楚,但平生只一种道术却修炼的出神入化,举世有名,那就是——学憨。学憨的本领是其师父刘处玄教的。尚企贤撰《修建长春观记》云:“唯刘真人住持莱州神山武观……有周老者,颖悟不羁,博学强记,为当世之大儒。愿立下风,敬闻妙教。真人曰:‘□当如此英华□藻,恐饰外丧真,当以憨自处。’稽首再拜,敬事斯语。”《重修长春观碑》云:“昔参长生真人,执井舂三年,见其质朴颖悟,曰:‘学憨痴去。’周道士敬事师父教诲,用一生来修“憨”术,其天真烂漫憨傻之状,跟周伯通真是有一拼,故被世人称之“憨周”。估计金庸小说里周伯通这形象,就是金庸从这位爷身上来的灵感。举些例子说说其“憨”:

周道士在朝元观修行时,与附近的道伴黄公同游山中,见涧下有饿虎正津津有味食一只鹿。周大师看上了虎口中的鹿皮,想要取之。黄公惊道:“虎所食者不可与竞,竞则必伤其命。”周大师道:“取其皮而反其肉,又何不可?”竟然“直抵其下,全无所惮,剥皮而还,反肉而饲其虎”,那只老虎呢,竟也“傍处亦无害心,食毕而去”。多么和谐,多么美妙的画面,只是不知当时在场的黄公给当场吓跪了没有。

还有一次,黄公夜宿朝元观,半夜被野兽叫声惊醒。那时候德亭街人烟稀少,朝元观那儿,更是荒僻之地。半夜听见野兽叫声,正常。可不正常的是,这野兽声如在门外,而且还不是一个! 更加让人惊竦的是,门吱呀一声,周道士从外面回来了。黄公就惊问:外边何物至此?周道士说:“山中道伴,觅水而来。”说着,周道士从缸里舀了一盆水端了出去。黄公起来悄悄扒着道观大门往外一看,我的妈呀,哪里是什么道友,月光下只见两只吊晴白额的老虎立在门口,这周道寸,正在喂他们喝水呢。当年周伯通玩蜜蜂,敢情咱这位憨周大师,是玩老虎呢。

周道士的“憨”,还有个例子。道士除了修炼,也得过生活啊,周道士虽“憨”,也知栽培药草,发展经济。某年秋,大师收获药草后,唱着歌,将一秋的收获拉到南店张家铺子卖。铺子老板给这些药草估直“白金百锾”。老板说,没现钱,三个月后,您老来拿钱。周道士“好嘞”一声就离开了。三个月后,周道士唱着歌来店里拿钱,老板却说:那钱,不是在三个月前,已经付给您了吗?周道士一听如此,说:“是是是,是已经支付过了,是我忘记了,请勿怪。”飘然而去,又是一路歌声,了然无挂碍。

大金将亡,蒙古兵过黄河侵入洛阳,大金国的都城,也早早从燕京(今北京)迁都南京汴梁(今开封),是时,黄尘蔽野,白蚁交兵,即将亡国之蚁民,只知道皇帝在哪儿,哪儿就是安全的,纷纷逃奔涌入汴梁。周道士也夹杂在逃难的人流中。兵士们见周道士“行色态度靡常,疑其来历”,怀疑他是蒙古人的奸细,就将他捉了,“执赴有司,考掠无辩,几百莫认”——就是将周道士打得体无完肤,形容惨得让人认不出来。但是这位道爷呢,始终“容色坦然,殊无惊怖,有异常人”,却什么也不说。好嘛,如此英勇不屈、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让兵士们越来越觉得这是捉住了一个大家伙。就把周道人移送到枢密院,枢密院的枢密使、驸马点检亲自对周道士进行审讯,看这周道士“黄冠野服,蓬首颇有太古之风”,心道:这人哪像个奸细,分明是个有道的真人。于是就试以道家之事,问养生之道及谷神不死之说。周道士这才打开了话匣子,“师侃侃而对,莫不中理,言如飞屑,辞如炙轩,千转万变,不可穷尽,方知其为道者欤。”这位驸马点检觉得是碰上了高人,就邀来当时大金国最副盛名的文学家、理学家、翰林学士赵秉文(字周巨,号闲闲老人)来一试深浅。赵秉文和周道士见面一说话,觉得这周道士修为了不得,马上让驸马点检释放了周道士,且延之为家中座上宾。经赵秉文一推荐,周道士一时名扬京城,——修仙成道、葆身养命的道家学说,或者给了末世人们内心的寄托和安慰——“是时,公卿大夫,侯门贵戚,莫不敬仰其名。”哀宗皇帝完颜守绪不但敕周道士还山林,还亲赐其号“颐真大师”,却“憨”得很,道上碰见一口井,就把皇帝的赐书投进去了。

周道士“憨”虽憨,却屡有神迹。说到井,还得说说德亭朝元观的井。最初带着徒弟修建道观的时候,“斯地膏腴而无近泉,为汲引者负荷之难”。一天,周道士“引门人于观此,指其所曰:‘此山石间有泉,汝等下撅’。众依命而穿之,果有其泉,其水可饮千人,至今以为利。”那口井,至今还在朝元观西的田里,井径阔大,井水旺盛。1232年京城开封被围时,周道士带着徒弟躲在山上,对其徒弟说,“居此八十日当去”,“至其果闻京师瓦解,河南拱北逃难者俱出而复”。

大金灭亡四年后(1238),周道士受王屋山道观总帅司荣久之邀请,住持天坛上方院紫薇宫,“兼提点清虚宫事”。第三年(1241)春二月二日,是周道士66岁生日,弟子皆贺于道观堂上,周道士忽然说道:“将来归日,止将吾骨于此堂下窑子内葬之。”众弟子皆纳闷,平地何来窑子。周道士笑而不语。至当年“秋七月二十有一日,师无疾而逝”。“门人若命,遂坎其穴于法堂下,穿至丈余,果有故窑,众皆稽首而叹曰:‘何尊师明于先见也’”。

周道士仙逝十三年(1253)后,蒙古朝庭又追封其号为“清虚真人”。

周道士真名无考,有号“莹然子”,故世又谓其周莹然,“本密州胶西县农家子,十六岁舍俗,因梦警悟,遂礼长生刘真人为师,学道则玄妙顿觉,读书则经史该通,虽诸子百家之说,无所不览,尤精易象。”“平居偃息,终日如愚,兀兀痴痴,似无所知,故人称之曰憨”,然此憨实则庄子所谓的“得其天然,其生以全者是也”。一如孔子评价宁武子“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则周颐真之愚,古今世人及之者有几?

周颐真仙逝二十多年后,中统三年(1262,时忽必烈尚未建立元朝),伊阳县尉杜春为朝元观题写的碑文里就有德亭之名,今人乃云元末明初道德君子李怀德在嵩县德亭隐居,故有德亭之名,并立像以纪念之,实在堪笑。李怀德,县志记载在建亭于三涂山,又如何到了德亭?且建小小一私亭,有何大德可颂哉?与其念李怀德建亭之德,不如立周颐真为德亭之道德真君,其憨,其愚,不正是一种大德大智么?!

 

注:本文史料及引文除注明外,均引自德亭朝元观《十方朝元观清虚真人道纪碑》、王屋山《天坛尊师周仙灵异之碑》


附件列表


1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嵩县在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下一篇 元代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