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隐士   
[0] 评论[0] 编辑

李俊民

          李俊民(1176~1260)或(1175~1260)字用章,自号鹤鸣老人,泽州晋城(今属山西晋城)人。金末文学家、易学家、理学家因为战乱,李俊民于贞佑三年(1215)离开家乡隐居于嵩州鸣皋山隐居。金亡后,忽必烈召之不出,卒谥庄靖。能诗文,其诗感伤时世动乱,颇多幽愤之音。有《庄靖集》。

目录

人物简介编辑本段

       李俊民,唐高祖李渊第二十二子韩王李元嘉后裔,排行第三。幼年能文。少时得名儒传授程氏之学,即北宋哲学家程颐、程颢兄弟二人所奠定的“理学”,“其于理学渊源,冥搜隐索,虽片言只字务有根据。”凡经传子史百家之书,他无不研究,未及仕,已成名儒。

        金章宗承安五年(1200),25岁的李俊民以经义举进士第一,授应奉翰林文字,文名雄于一时。不久,任沁水县令,并提举长平(今高平西北)仓事,进升朝请大夫。未几,因他厌恶官场应酬,弃官归田,以所学教授乡里。由于他学问渊博,加之状元声威,从学者甚众,不远千里慕名而来投师者不绝于门。贞佑二年(1214),金宣宗自中都(今北京城西南隅)南迁汴京(今开封市)。因为战乱,李俊民于贞佑三年(1215)离开家乡隐居于嵩州鸣皋山隐居,后迁徙至怀州(今河南沁阳),不久又隐于西山。在河南的这段时间,有隐士荆先生,授给他邵雍的《皇极》数学,李俊民对这种用符号、形象和数字推测宇宙变化的学说十分精通,当时深通此道的刘秉忠也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叹弗如。元灭金后,李俊民徙居怀州,不久又隐居于崇山。元政府泽州长官段直从河南嵩山迎回李俊民任泽州教授,在大阳生活,他便千方百计招延泽州散在四方的名士,协助他教授学生,所以,仅五六年,所培养的人才,“以通经被选者”有一百二十二人。

元初,忽必烈即汗位前,刘秉忠曾向忽必烈推荐李俊民,盛赞他“易理,易数两造精微”。元宪宗蒙哥七年(1257),忽必烈在藩邸,命以安车召见李俊民等金朝遗老,天天延访,从不间断。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经史百家,无所不谈。忽必烈想授以高官,但李俊民拒绝入仕,恳赐还山,忽必烈钦佩其气节,尊重其人格,便派专人护送。忽必烈曾令张仲一向李俊民讨教有关祯祥方面的预言,因李俊民精通《皇极》数,所言神话般全部应验。当忽必烈即汗位,改元中统,李俊民已卒于嵩山,享年85岁,葬于晋城崔家庄北。元世祖中统初,赐谥庄靖先生。

文学创作编辑本段

文格冲澹和平,诗多忧幽激烈之音,寄怀深远。元世祖忽必烈曾对侍臣说:“朕求贤三十年,唯得窦汉卿及李俊民二人。”元人王特升评价说:“鹤鸣老人,国朝之名士也,勇退居闲,朝经暮史,经学传家尤长于理。”刘瀛序其集云:“先生诗,格律清新似东坡,句法奇杰似山谷。集句圆转,脉络贯穿,半山老人之体也。雄篇钜章,奔腾放逸,昌黎公之亚也。”

李俊民少习二程理学,有文名,其文冲淡和平,语言流畅。代表作《重修浮山女娲庙记》,叙事有条理,不务奇崛。《睡鹤记》借石鹤以喻志,表示身处乱世而甘心沉潜静默,不鸣不飞。其词多咏物、写景、应酬唱和之作,偶尔也抒发苦闷,如“人世闲愁都占了,有情天也老”(〔谒金门〕《和邦直》)。诗作多能反映现实生活,如《姚子昂画马》写怀才不遇,《闻蔡州破》写亡国悲痛,《即事》、《母应之饷黍》、《寄伊阳令周文之括户》、《扫晴妇》等,或写人民苦于战乱,或关心水旱灾荒,有真情实感。《四库全书总目》赞其诗“类多幽忧激烈之音,系念宗邦,寄怀深远,不徒以清新奇崛为工”。

《庄靖集》包括诗7卷,文3。词存68首,收入唐圭璋《全金元词》。《庄靖集》有《九金人集》本、《山右丛书初编》本。

咏嵩诗作编辑本段

许司谏归来图

 社稷忧深志未舒,陆浑山下赋闲居。几年不复朝鸡梦,一旦翻随垄鹤书。
 □□朱游徒折槛,宠踰疏□□悬车。商岩了却和羹事,方信旁求象不虚。

    1、商岩:傅说初版筑于傅岩之野,后被商王武丁举以为相。见《书·说命上》。后以“商岩”比喻在野贤士。
    2、和羹:《书·说命下》:“若作和羹,尔惟盐梅。” 孔传:“盐,咸;梅,醋。羹须咸醋以和之。”南朝 宋 宗炳《答何衡阳书》:“贝锦以繁采发华;和羹以盐梅致旨。”后用以比喻大臣辅助君主综理国政。

陆浑佛髻山

 十步都无一步平,往来人似画图行。可怜一派温泉水,不与荒山洗恶名。
陆浑佛髻山陆浑佛髻山

注释:
    1、佛髻山:当为今旧县与潭头间之九龙山,九龙山有温泉,且外形酷似佛髻,又在古陆浑县内,故名。

汤下寺壁

        滚滚龙泉自吐吞,谁能个里混光尘?
        再三绕壁寻题句,饶舌山禽不避人。

  注释:
  1、汤下:即今嵩县旧县镇与栾川交界处之汤营,原名“汤下”。1947年解放后划归栾川。汤下有温泉,九龙山酷似佛髻,即作者另一诗作《陆浑佛髻山》所写之山也,此两首诗在作者诗集中紧邻。

寄伊阳令周文之括户

        几年客里厌驰驱,故向伊川好处居。刚受一廛同许子,谁知四壁过相如。
        厥田不称中中赋,此事真堪咄咄书。疲俗脂膏今已尽,看看鞭算及舟车。

母师圣醉归夜溺伊河抱桥柱而死

      日日贪杯醉不醒,待将风味学刘伶;
      可怜王子龛前水,夜半寒光落酒星。

  作者另有一首《母师圣醉中落水》:无人桥上醉婆娑,脚力危时可奈何!浮云世事黄梁梦,斜日秋风薤露歌。点检交情能有几?柴门今后雀堪罗。

    成瑨风生坐,孙登月满台。
    东皋今寂寞,元亮早归来。

1、亦作“ 坐歗 ”。 闲坐吟啸。 东汉 成瑨 少修仁义,笃学,以清名见,任 南阳 太守,用 岑晊 (字 公孝 )为功曹,公事悉委 岑 办理,民间为之谣曰:“ 南阳 太守 岑公孝 , 弘农 成瑨 但坐啸。”后因以“坐啸”指为官清闲或不理政事。
2、 《晋书·阮籍传》:"籍尝于苏门山遇孙登,与商略终古及栖神导气之术,登皆不应,籍因长啸而退。至半岭,闻有声若鸾凤之音,响乎岩谷,乃登之啸也。"后用为游逸山林、长啸放情的典故。孙登精通音律,是“啸”的最高境界的人,今河南省辉县市百泉苏门山的啸台,因其隐居于此,并“长啸”山林而闻名。
3、元亮归来:元亮,即陶渊明。他只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泽令,便以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归隐,赋《归去来辞》

    去家丁令威,化身徐佐卿。
    不恋乘轩宠,九皋堪一鸣。

1、  传说载于东晋陶渊明《搜神后记》的首篇。汉时,丁令威任辽东地方长官,爱民如子,喜好养鹤。时逢辽东大旱,为救百姓饥苦,乃命开仓济民,因获死罪。临刑时被仙鹤救起,遂驾鹤升天。千年后,丁令威化作仙鹤飞归家乡辽阳,落于城东华表柱上,目睹昔日故里,慨然而歌。此后,李白、杜甫、欧阳修、苏东坡等著名诗人均在他们的诗作中引用过丁令威之典,道教典籍中多处记载丁令威事迹,辽阳、千山及江浙一带许多地方均留有丁令威之“仙迹”。
2、  青城道士徐佐卿,相传能化鹤在天空飞翔。若平日无事,便化为仙鹤直上九霄,西飞昆仑,东及蓬莱。万里之遥,振翅可达。安史之乱,玄宗避祸幸蜀,偶至明月观中,见挂箭为自己的御箭。因此询问明月观道士。道士将徐佐卿之言告诉了玄宗。此时玄宗突然记起了沙苑之猎和云端孤鹤,感到十分的神奇,他命人到处寻找徐佐卿,但是,却无人知道佐卿的去处了。
3、“ 卫懿公 好鹤,鹤有乘轩者。” 杜预 注:“轩,大夫车。”乘坐大夫的车子,后用以指做官。
  《春秋左传·闵公二年》
  “狄人伐卫,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将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公与石祁子玦与宁庄子矢使守。曰:‘以此赞国择利而为之。’与夫人绣衣曰:‘听于二子。’渠孔御戎子伯为右,黄夷前驱孔婴齐殿,及狄人战于荧泽,卫师败绩。”晋·杜预注:“轩,大夫车。”



李俊民考证八题(宋石青)编辑本段


金代文学家、诗人李俊民的生平业迹,载《元史》卷158本传:
李俊民,字用章,泽州人,得河南程氏传授之学。金承安中,举进士第一,应奉翰林文字。未几,弃官不仕。以所学教授乡里,从之者甚盛,至有不远千里而来者。金源南迁,隐于嵩山,后徙怀州,俄复隐于西山。既而,变起仓猝,人服其先知。俊民在河南时,隐士荆先生者,授以邵雍皇极数。时之知数者,无出刘秉忠之右,亦自以为弗及也。世祖在潜藩,以安车召之,延访无虚日,遽乞还山。世祖重违其意,遣中贵人护送之。又尝令张仲一问以祯祥,及即位,其言皆验。而俊民已死,赐谥庄靖先生。
《元史》本传是采摘由金入元的文人的笔记文章而编写的,语焉不详,有时不免失误。因此,有些具体问题,有必要通过考证弄清楚。现就李俊民生平中的八个问题,略做考证。一、生卒与籍贯
李俊民的《庄靖集》卷8中有一篇《题登科记后》,收录了当年科举榜文:《承安五年庚申四月十二日经义榜》。榜文中列有中举的33人名籍,头名状元是李俊民:
李俊民,字用章,年二十五,泽州晋城。
25岁在庚申年(1200),可以推算出生年为丙申年(1176)金大定十六年。生在哪天呢?《庄靖集》卷7《酹江月》词题下注曰:“六月十四日感旧。先生诞日。”注文中“六月十四日感旧”,当为先生自注:“先生诞日”,当为编辑李俊民作品集的门人所加。由此可知,李俊民生于金大定十六年(1176)六月十四日。《庄靖集》卷2有七律《和乔舜臣韵》,题下注曰:“六月十四日。”从题注和诗的内容看,这是李俊民为好友乔舜臣给他写的贺寿诗的和诗,正好作了李俊民生日是六月十四日的旁证。
《庄靖集》卷7有一首“清平乐”,附注文:“壬申岁六月十四日,”是李俊民37岁生日时的抒怀之作:
满斟绿醑,劝我千金寿。不住光阴催老丑,三十七年回首。镜中白发无多,缺壶安用长歌。有志封侯万里,列仙不奈癯何。
立志报国的远大志向,溢于言表。“劝我千金寿”,正是诗人生日的注脚。壬申岁(1212)“三十七年回首”,又是生年丙申岁(1176)的最好证明。
生于晋城什么地方呢?查《凤台县志》卷13“古迹”[鹤鸣堂]项下曰:“城东南隅金状元李俊民故居。”可知李俊民生在晋城城东南角李氏祖居。
《元史》本传没说活了多大,查《金诗纪事》卷7引“中堂事记”:
己未间,圣上在潜。……明年正月,先生卒于家。
己未是蒙古宪宗蒙哥九年(1259),第二年庚申(1260),李俊民在正月逝世。从生年金大定十六年(1176)六月十四日,到卒年元中统一年(1260)正月,共享年85岁。
死了埋葬在那里呢?《泽州府志》卷14[陵墓]项下:
金状元李俊民墓在崔家庄北。
明朝文人(?)王培嗣有《过李庄靖先生墓有感》七绝二首:
衰草白杨客断魂,残碑磨灭杳无存。扬儿无后仲修继,何必先生有子孙。
晚季谁当最上流,征车直可傲王侯。文章学术千秋在,谁识当年土一丘。
明代只有墓在,碑都找不见了。至清朝,连坟地也卖给外姓了。清代半塘老人王鹏运曾想把卖给田姓,垦为耕地的李氏坟墓“访知其处,封墓竖碑”而不可得。至今就更难寻访了。
如此看来,李俊民的籍贯当是泽州晋城,可是,还有异说:
(李俊民)先生字用章,濩泽人,明昌间进士,道号鹤鸣老人。(元王恽《秋涧集·中堂事记》卷上)
濩泽是唐玄宗以前阳城的古名。说李俊民是阳城人,是有来历的:
(李俊民)先生世家濩泽,唐韩王元嘉之裔。(金刘瀛为李俊民作品集作序语)
这是与李俊民同时生活的人的说法,说他“世家濩泽”,就是说他祖辈住在阳城。他的祖先是唐韩王元嘉,李元嘉是李渊的第22子,曾为泽州守。泽州衙门如果在濩泽,当然李元嘉就住在濩泽了。这个推断是否正确呢?一查《泽州府志》沿革篇,得!齐了:
《新唐书》:河东道泽州高平郡(上本长平郡)治濩泽,武德八年(625)徙治端氏,贞观元年(627)徙治晋城。
祖先很快由濩泽迁移晋城,李俊民籍贯是泽州晋城是没问题的了。至于王恽说李俊民是明昌间进士,那是个错误,不再赘述。
二、任职与弃官
一般为李俊民作传,按照《元史》本传中“应奉翰林文字。未几,弃官不仕”的记载,写他只当过“翰林文字”,岂不知他还当过几天七品县令。
[沁水县]【金】李俊民  贞祐间任本县令,兼提举常平仓事。(《泽州府志》卷35职官)
贞祐中,任沁水令,兼提举常平仓事,进阶朝请大夫。未几,弃官不仕。(《泽州府志》卷 36人物志之节行)
这个记载,说明李俊民当过沁水县令兼管粮食仓库,还晋升为朝请大夫,虽然这只是个官阶称号。有什么旁证吗?
七律《癸酉榜后寄侄谨甫(当为谦甫——宋案)》诗(载《庄靖集》卷2)后注云:“尘忝后梦一人云。”“尘忝”是谦称自己才能不配所任职位。侄儿李撝(字谦甫)中进士第一科,正是癸酉年(1213),三十八岁的李俊民刚任沁水县令之时,故自称“尘忝后”。可见李俊民曾任县令是确有其事的。
不过这个县令当的时间太短了,只有贞祐元年(1213)的几个月,个中原故,朋友最了解他。
吾乡李用章先生,粤自弱冠,以明经擢第,为天下甲。尔后,仕官数奇,积年不调。先生雅志亦厌于乾没,恬于学问。(金李仲绅为李俊民作品集作序语)
你看,李俊民在天子身边做“应奉翰林文字”,这本是件美差,可李俊民不闇官场应酬,推说命运不济(仕官数奇),干了十年也未提升(积年不调)。当金代政权风雨飘摇之际,又出任沁水县令。李俊民是个读书人,对侵吞百姓财物的官场腐败行为深恶痛绝,一心只想搞学问,不想做官,所以一上任便弃官不仕了。又赶上甲戌之变,他便渡河南下了。
三、南迈与北还
李俊民弃官后的第二年,即贞祐二年(1214),遇上蒙古攻陷泽州,即所谓甲戌之变。贞祐三年(1215)便南下渡河。这有他写的《乙亥渡河》诗为证:
一身长道路,四海尚风尘。昔作依刘客,今为去鲁人。渡河年在亥,乞酒岁非申。别后山中友,相逢话又新。
当时逃难到了河南福昌县,这是因为他侄儿谦甫在福昌县当主簿,他便去投奔侄儿。这段历史在《一字百题示商君祥》诗的序文中说得很清楚:
余三十有九,遭甲戌之变。乙亥秋七月南迈,时侄谦甫主河南福昌簿。迎至西山,侨居厅事之东斋。
恰巧这个时候,元好问也奉母避兵于福昌县三乡镇,两位大诗人得以相见。文学史上该大书一笔了,可惜当时元好问是个27岁的小伙子,可能没引起年过40岁的李俊民的特别注意,连他给元好问讲了一个从沁水人、当录事判官的梁国用那儿听来的爱情故事,也忘记了。因为《庄靖集》中对这次会见,一个字也没有留下,倒是元好问有心,把他听来的爱情故事写成一首《摸鱼儿》词(问莲根有丝多少)。词前小序透露了这次会见: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儿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为踪迹之,无见也。其后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仍可验,其事乃白。沁水梁国用,时为录事判官,为李用章内翰言如此。
从40岁渡河南迈,隐居山林,到北归还乡,这段生活轨迹,可从《元史》本传中窥见一二:
金源南迁,隐于嵩山,后徙怀州,俄复隐于西山。
由金入元的杨奂所记《还山遗稿》是《元史》本传的依据:
南迁,隐嵩州鸣皋山;北渡,客覃怀。未几,入西山。
李俊民隐居地是豫西嵩州(今嵩县)的鸣皋山,不是豫中登封县的中岳嵩山。后来又北渡黄河,客居于覃怀,即今河南武陟地。不久,又返回福昌县之西山。可见《元史》简化杨奂的文字有失误。以至为《庄靖先生遗集》作序的明人李瀚、叶贽也认为是隐居嵩山了。
李俊民什么时候北还家乡的呢?是局势稳定以后,泽州长官段直由河南把他迎回的。这可由《泽州府志》卷36“人物志”中找到依据:
段直,字正卿,泽州晋城人。……迎李俊民于河南,以之为师。
而具体在那一年北还,却得作一番考查。47岁写的《酹江月》下注曰:“壬午中秋,与杨外郎仲朋,侄婿郭仲进,侄谦甫福昌待月。”起码这时还在福昌。58岁时写的五律《癸巳冬至》中有“偃蹇无归计,天涯两鬓丝”的诗句,看来,是想回故乡而发愁没法回去。第二年,元兵渡河,蔡州陷落,金朝灭亡。诗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号:《闻蔡州破》:
不周力摧天柱折,阴山怨彻青冢骨。方将一掷赌乾坤,谁谓四面无日月。石马汗滴昭陵血,铜人泪泣秋风客。君不见周家美化八百年,遗恨黍离诗一篇!
这是一个爱国志士的悲鸣,诗中充满了孤独与无奈,绝不是返回故乡后的感情。到61岁,写了散文《睡鹤记》,却一变往日的悲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逮丙申岁,于新居之侧,有蹲石曰睡鹤。昔人取其似而名之,鹤鸣见其似而喜之。事与心会,岂偶然哉!
鹤鸣是李俊民的自号。可以想见,结束了二十年的流浪生涯,被泽州长官段正卿接回来,当师长看待,又给盖了新房,生活安定,心情畅快。他便一心去兴办教育,培养人才了。由此可见,李俊民北还时间不会早于60岁。
四、身世与家世
综合以上考证,可以把李俊民身世分为四个时期:
第一时期,读书。25岁以前,即1176—1200。李俊民“生而聪敏,幼而能文”(刘瀛语),加上学习努力,其最高回报就是考中状元。
第二时期,出仕。26岁至40岁,即1201—1215。先在宫中任应奉翰林文字,后回乡做沁水县令。为官十几年,未有建树,连有关宫廷应诏之诗文也未留下片言只语,可见其“厌于乾没,恬于学问”的个性特点。
第三时期,隐居。41岁至60岁,即1216—1235,基本活动于河南一带。《庄靖集》中有关游览怀古之作,如《襄阳咏史》以及“七言绝句集古 ”等作品,当作于此时。因此时心情恬淡无欲,又学了邵氏皇极数,看透了人生。
第四时期,授徒。60岁以后,即1236—1260。李俊民生命的最后25年,是他发挥生命力最佳时期。先是教授生徒:
(段直)迎李俊民于河南,以之为师。不五六年,士通经与选者百二十二人。(《泽州府志》卷36人物志)
后是答学者问:
居乡闾,终日环书不出,四方学者不远千里而往,随问随答,曾无倦色。(元杨奂《还山遗稿》卷上)
再又是应忽必烈之邀,长途奔波,出谋划策。忽必烈照李俊民的话去做,最后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帝尝谓侍臣曰:“朕求贤三十年,惟得窦汉卿及李俊民二人。”(《元史·窦默传》)
李俊民的家世,有其68岁时撰写的《李氏家谱》(载《庄靖先生遗集》卷9)为据,李俊民认为其祖先是唐代韩王元嘉,“其后裔孙因家于泽”。宋代有“李植,字彦材,中武举科,随范文正公西征,官至右侍禁。”其后,从高祖到曾孙,《李氏家谱》均有记述:
高祖李宪之,忘其所出,生曾祖猷。猷生祖行可。行可二子:长之邵,次之才。之邵一子,曰楫。楫子六人:长仪,应进士举恩榜;二子亡,有女在北;弟马兴,男闰郎在;馀亡。之才三子:长植,次构,次俊民用章。植三子:曰挺,曰撝,曰振。挺男世英,渭南马铺监,没于王事,撝谦甫,进士第乙科,孟津机察,男世宁,监福昌酒。构,洛阳茹店商酒监,男铁块,女蓬仙在北。俊民,男扬,伊阙商酒监。扬一子道儿。甲戌兵火值甲午,二十馀年间,皆物故矣。独闰郎在,楫之孙也。二子皆幼,为李氏之胤。癸卯年四月初一丁未谱。
据此,可列李氏家谱表如下:
高祖   曾祖  祖辈  父辈  自身  子辈  孙辈  曾孙
《李氏家谱》中说的“甲戌”,指的是1214年泽州陷于元,“甲午”指的是1234年金朝灭亡。“二十馀年间,皆物故矣。独闰郎在,楫之孙也。二子皆幼,为李氏之胤。”立《李氏家谱》时,李俊民已68岁,无子无孙,讲这番话,该有多么惨痛!由此可见李俊民个性坚强,处世坦荡,敢与命运抗争,虽年老独身而豁达大度,高寿延年。78岁时,忽必烈示李俊民第三道令旨称:“仍以侄孙仲修为后。”仲修即楫之孙闰郎。钦定侄孙仲修为李俊民的继承人,或可娱其晚年矣。
五、易理与易数
何谓易理与易数?
程氏完全精粹,几于圣者也,所以接孟子道学之传;邵氏穷理尽性,至于命者也,所以绍孔子先天之学。读程邵遗书者,又当知程之学重于易理,邵之学重于易数。(明叶贽《庄靖先生遗集》序)
程颢、程颐兄弟二人以孔孟儒家学说教育门人,创程门学派,为宋代程朱理学先驱。此为易理。宋代邵雍创象数之学,以太极八卦解释宇宙,预测人生及时世。此为易数。
泽州庄靖李用章先生,早岁得程氏传授之学于名儒,后又得邵氏皇极之数于隐士。……元秉忠刘公盛称先生“易理易数两造精微”。(明叶贽《庄靖先生遗集》序)
李俊民在易理上的表现是著述与授徒,前者的成就有他朋友的评价:
(先生)盖以学问精勤。耽玩经史,诸子百家,无不研究。故其文章典赡,华实相副,字字有源流,句句有根柢。格律清新似坡仙,句法奇杰似山谷。集句圆熟,脉络贯穿,半山老人之体也;雄篇钜章,奔腾放逸,昌黎之亚也。小诗高古涵蓄,尤有理致而极工巧,非得天地之秀,其孰能如此!(金刘瀛为李俊民作品集作序语)
后者的成就是使程氏在晋城所形成的儒家学风更为光大:
金源氏有国,流风遗俗,日益隆茂。于是平阳一府冠诸道,岁贡士甲天下,大儒辈出,经学尤盛。虽为决科文者,六经传注皆能成诵,耕夫贩妇亦知愧谣诼、道文理,带经而锄者四野相望。……泰和中,鹤鸣先生李俊民得先生之传,又得邵氏皇极之学,廷试冠多士,退而不仕,教授乡曲,故先生之学复盛。(元郝经《宋两先生祠堂记》)
在易数上的表现,主要有三件事:
一是预测金亡。李俊民在河南隐居时,蒙古步步进逼,金国迁都残喘,李俊民已看出金国必亡的趋势。杨奂所说“既而变起仓猝,识与不识,皆以知几许之。”(《还山遗稿》卷上)即指此事。
二是列举对策。蒙古宪宗二年(1252)壬子七月,宪宗之弟忽必烈奉命征云南大理,八月,驻军甘肃临洮。第二年,由刘秉忠推荐,下令征召李俊民,李俊民时年78岁,不得已而应召,为其分析形势,指点迷津,列举对策,忽必烈大为赞赏。杨奂所说:“会皇弟经理西南夷,闻其贤,安车驰召,不得已,起而应之。延访无虚日。”(《还山遗稿》卷上)即指此事。
三是保登大位。蒙古宪宗九年(1259)七月,帝崩,朝中大臣欲立阿里不哥,忽必烈忙于战事,闻妃密报,行止未决。时郝经、张仲一正在军中,即派张仲一请李俊民定夺,李俊民言人心所向,必登大位,并赠诗以表心迹。王恽所说:“己未间(1259),圣上在潜,令张仲一就问祯祥,优礼有加。至是,先生已殁,其言尽征。(《秋涧集·中堂事记》卷中)即指此事。
其实,李俊民预言政局,是他关心时事、了解形势、分析优劣、判断前程的结果,并非学了邵雍皇极数,便会算卦。
六、赐号与谥号
我们知道“庄靖先生”是李俊民的谥号。但下面两则资料却提供了另外的信息:
元重修梁甫庙记。前书庄靖先生李俊民,后书乙卯年十一月初二日。文体博雅,系后人重刻。记称宋乾德三年始建,庙屡毁兵火,张珏等更一新之。进士贺彰求记,故书。考乾德三年宋太祖乙卯,盖蒙古(应是南宋理宗——宋案)宝祐三年也。元年癸丑已加号庄靖先生,故书号,不书前进士与鹤鸣老人。(《凤台县志》卷19辑录)
州人李俊民在金时以明经为举首,后国朝亦被累征,赐号“庄靖先生”,盖有道之士也。(元刘因《泽州长官段公墓碑铭》)
乙卯年(1255),李俊民80岁,生前怎么称自己的谥号?资料又说,“庄靖先生”是“加号”“赐号”,这是怎么回事呢?这和忽必烈与李俊民的交往有关。
元世祖忽必烈在登极之前曾多方招揽人才,五次下旨,三次召见李俊民,李俊民不愿做官,以年老为由,固辞回乡。忽必烈便让怀州、孟州、泽州长官对李俊民“以时奉赡,勿忘敬礼”,还答应给李俊民推荐的人才安排使用,并令其侄孙仲修为其继承人,因为李俊民的儿子、孙子都在战乱中死了。这段史实后来刻在晋城县学宫,记载在《凤台县志》卷19里:
元令旨五道石刻在学宫,盖世祖忽必烈藩邸示李俊民令旨也。第一道:“遣阔阔子清驰驿李状元:思欲一见。惟不以老为辞,必无留滞,即许遣归。癸丑年五月  日。”第二道:“特加号庄靖先生,癸丑年七月十二日。”辞归,又受令旨:“庄靖先生求归念切,尚推旧学,善诱诸生,仍以侄孙仲修为后,仰怀、孟州官刘海、泽州官段直,以时奉赡,勿忘敬礼。准此。”又甲寅年五月二十七日,奉御董文用赍奉到令旨:“示状元李俊民:年前秋,会盘六军众仓,未及进议。近得启言甚便,今欲复召,恐年老艰行,外据军国重事,暨有可举人材,更当以闻。准此。”又甲寅年七月二十日,宣差周惠德复赉到令旨:“泽州庄靖先生呈:本州见有进修学业刘璋、张贤、张大椿、申天佑等,乞劝奖事。准呈。仰泽州长官段直、镇抚申甫等,常切提学。仍省谕诸生恭勤进修,遵依教命,无得慢易。准此。”
这五道令旨可见下表:
忽必烈为李俊民所下五道令旨情况表

序  号        时  间        传 旨 人        令 旨 内 容        是否召见          
一        癸丑年五月某日        阔阔子清        思欲一见        召见          
二        癸丑年七月十二日                特加号庄靖先生        召见          
三                        以侄孙仲修为后,仰州长官以时奉赡                  
四        甲寅年五月二十七日        董文用        今欲复召,有可举人材更当以闻        召见          
五        甲寅年七月二十日        周惠德        准呈庄靖先生推举之人材                 
赐号“庄靖先生”在癸丑年(1253)七月十二日,李俊民这年78岁。
什么时候把“赐号”变成“谥号”的呢?元中统二年(1261)六月八日。元人王恽《秋涧集》卷82《中堂事记》记载元世祖中统二年六月八日事:
是日,追谥前经义状元李俊民为庄静先生。
王恽是元代翰林修撰兼国史院编修官,所写《中堂事记》三卷,记载王恽于“中统元年九月在燕京随中书省官赴开平议事至明年九月复回燕京之事,于是政缀录极祥,可补史阙”。(引自《四库全书提要》)王恽是当时历史的见证人,所记文字具有史料价值。
赐号是“庄靖先生”,谥号是“庄静先生”,这有什么不同吗?其实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靖”、“静”两字,读音相同:《广韵》都是“疾郢切”,都读jing。字义也相同:《广雅·释诂一》:“靖,安也。”《广韵·静韵》:“静,安也。”二字可以相互通用:《篇海·类编·声色类·青部》:“静,通作靖。”王念孙的《读书杂志》:“靖与静同。”因此,“靖”与“静”,用在这里,是一个字的两种写法。由于李俊民著作称《庄靖集》,用立字旁“靖”字流传较广,所以后世称“庄靖先生”用立字旁“靖”字较多。“庄靖先生”是“赐号”,也是“谥号”,不必是此非彼,更不必认为用作谥号是误用了。
七、著述与诗文
李俊民一生著述颇多。到底有多少,现在已无从得知。明代沁水人李翰在重版《庄靖先生遗集序》中说:
(先生)秉笔以主文盟逾四五十年,生平著述不下数千万篇。中遭兵燹,遗弃殆尽。当郡侯段公正卿鸠集之日,仅得其千百之十一尔。而况今日也哉!
说这话时,已是明代正德三年(1508),距第一次编集子已二百六十多年。
第一次为李俊民编辑诗文集的是由泽州长官段直(字正卿,号锦堂主人)主持,李俊民的弟子们具体承办的。当时,刘瀛在文前序中讲了编集子的情况:
先生平昔著述多矣。变乱以来,荡析殆尽,此特晚年游戏之绪馀耳。每一篇出,士大夫争传写之,第以不见全集为恨。锦堂主人崇儒重道,待先生以忠厚,乃与诸同道购求散落篇什,募工锓木,用广其传,使国人有所矜式。门下刘君济之、君祥、仲宽、姚子昂左右其事,未百日而工毕。
当时诗文集的名称叫什么,已无从知道。《庄靖先生遗集》当是明代李翰重版时的名称。门人史秉直的序文落款时间是癸卯年四月望日,即蒙古乃马真后二年(1243),这年李俊民68岁,段直53岁。查检集中诗文,最晚的时间为癸卯年四月初一作《李氏家谱》,四月初六作《大阳资圣寺记》。可见诗文集中多是1243年四月十五以前的作品。李俊民从68岁到85岁逝世,还有17年,这期间又要写多少作品呢?可惜这些作品留下的很少。现存的李翰编的《庄靖先生遗集》中也偶而发现一些1243年以后的作品,诗如1245年的七律《送郡侯段正卿北行》二首,1259年的七律《任仲山谈西府事》(均载《庄靖先生遗集》卷2);文如1246年的《郡侯段正卿祭孤魂碑》、《县令崔仲通神宵宫祭孤魂碑》(均载《庄靖先生遗集》卷9)。这些都是李翰重版时增加进去的,看来李俊民的作品远远不止这些。
新发现的《庄靖先生遗集》未收篇目的诗歌2首:
①宿仙山朝元观题示(七古)(未详写作时间)(载《凤台县志·艺文卷》)
②赠张仲一(七律)(1259)(载王恽《秋润集》卷82)
文章8篇:
①析城山重修成汤庙记(1242)载《泽州府志·艺文卷》)
②泽州重修庙学记(1246)(载《泽州府志·金石录》)
③重修真泽庙记(1247)(原碑现存山西陵川县西溪真泽宫)
④元修会真观记(1249)(载《山西通志·金石记》)
⑤重修太清观记(1249)(录入《山右石刻丛编》)
⑥阳城县台底村岱岳观记(1249)(载《阳城金石记》)
⑦重修梁甫庙记(1255)(载《山西通志·金石记》)
⑧新建五祖庙堂记(1255)(载陆增祥《金石补正》)
这里提供的是我多年收集到的遗文,尤其象陵川县西溪真泽宫的碑文,以往各文集、志书均未见载,而碑文至今保存完好,是很难得的李俊民作品的实物资料。
《庄靖先生遗集》中共收录诗歌920首(其中赋2首、诗851首、词67首),文章101篇,加上新发现的遗诗2首,遗文8篇,共计诗歌922首,文章109篇,这大概是我们目前能见到的李俊民先生的诗文总数了。新出版的《全辽金诗》(未收词)、《全辽金文》所收诗文数目与此大体相同。
八、遗民与谋士
大凡处于两种政权交替时代的文人,都涉及到一个敏感的问题,就是所谓气节问题。李俊民正处于金元交替时代,该如何评价李俊民的气节问题呢?
《四库全书提要》中说:
俊民抗志遁荒,于出处之际,能洁其身。集中于入元后只书甲子,隐然自比陶潜,故所作诗,类多忧幽激烈之音,系念宗邦,寄怀深远,不徒以清新奇崛为工。文格冲淡和平,具有高致,亦复似其为人,虽博大不及元好问,抑亦其亚矣。
《提要》对李俊民所作诗的评价比较公允,“不徒以清新奇崛为工”,而能“寄怀深远”。观其反映战乱的诗文,确实写出了侵略者带给人民的灾难,斑斑血泪,滚滚烟尘,至今读之令人神伤心痛。
先看《泽州图记》:
金国自大安之变,胡骑入中原,北风所向,无不摧灭者,贞祐甲戌二月初一日丙申,郡城失守,虐焰燎空,雉堞毁圮,室庐扫地,市井成墟,千里萧条,阒其无人。
这里所指的“郡城失守”是指1214年诗人故乡晋城被蒙古侵略者攻破,种种惨象,和现代史上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三光政策”没有什么两样。
再看《乱后寄兄》:
万井中原半犬羊,纵横大剑与长枪。昼烽夜火岂虚日,左触右蛮皆战场。丁鹤未归辽已冢,杜鹃犹在蜀堪王。此生不识连昌乐,目送孤鸿空断肠。
诗文中所写的昼夜烽火,生灵涂炭的惨景,是诗人亲生经历的,几十年后,仍然如在目前。战祸造成的农村萧条景象,诗人也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如七律《即事》:
铁马长驱汗血流,眼前戈甲几时休?谁能宰似陈平社,那免悲如宋玉秋。漠漠微凉风里殿,萧萧残夜水边楼。千村万壑荒荆棘,何止山东二百州!
这些诗文,确实象《提要》说的,写出了忧幽激烈之音,系念宗邦之意。但这只是李俊民创作中的一个方面。由于李俊民作品集成书于李俊民68岁时,而到逝世的最后17年中的大量诗文没有更多的流传下来,便失去了全面评价的依据。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能够从保留不多的遗文中看到李俊民诗文中的另一面,这里便透露出李俊民对新政权的态度。现引两首七律,一首是《任仲山谈西府事》,这是八十多岁的李俊民听到晋南传来蒙古统一的消息后,表达出的欣喜心情:
德音到处下情通,喜动山城百岁翁。和气挽回中国化,威声振起外台风。少酬汉使澄清志,不愧周官燮理功。南北封疆成一统,太平立法自河东。
另一首是1259年忽必烈派张仲一就问前程祯祥,“先生笑不答,赠诗以见方来”。这首诗便是李俊民的绝笔诗《赠张仲一》:
丹凤衔书下九宵,山城和气动民谣。久潜龙虎声相应,未戮鲸鲵气尚骄。万里江山归一统,百年人事见清朝。天教老眼观新化,白发那堪不肯饶。
诗中预言忽必烈必登大位,故称其为潜龙,后来登极的事实,证明了“言其尽征”。对于李俊民这种欢迎新政权的态度,余嘉锡先生评论说:
观其《赠张仲一》诗,颂蒙古为清朝,祝其江山一统,而忘其为天兴仇雠(金亡于天兴三年)。甚至诋南宋为鲸鲵,恨华夏之不蚤灭,律以“春秋”之义,其能免于诛绝之罪乎?
针对《提要》中所说“集中于入元后只书甲子,隐然自比陶潜”,余嘉锡先生批评《提要》作者说:
至谓其入元以后,只书甲子,以为自比陶潜,斯则可笑之甚。蒙古自中统以前,从未建立年号,朝野习俗,惟以十二禽纪年,如牛儿年,猪儿年之类,文士著书,只得但书甲子。金源既亡,除南宋版图外,举天下之人莫不皆然,若以此为自比陶潜,是何靖节之多也?
李俊民不仅写诗歌颂太平统一,还亲自为建立元朝出谋划策,忽必烈“五次下旨,三次召见”的史实,足以证明李俊民不是一个“抗志遁荒,于出处之际能洁其身”的人。余嘉锡先生痛斥为“诛绝之罪”,未免过分,但对李俊民未入《元史》隐逸传却言之成理:
俊民虽亦未仕元,特以金末身际丧乱,隐居已久,至忽必烈征大理之岁,年已七十有六(实为七十有八——宋案),乐于放旷,不愿复婴世网耳。然犹起而应召,数承延访,遂参密谋,陈符命。故史臣作传,附之于姚枢、许衡、窦默之后。是直元代之谋士,非复金源之遗民也。
(以上所引,皆见余嘉锡著《四库提要辩证》卷23,中华书局1980年1版第4册,第1492页)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一种认为李俊民有坚贞的民族气节,有如陶潜之不书刘宋年号,只书甲子,值得颂扬;一种认为李俊民不是金之遗民,而是元之谋臣,应受遣责。两种观点,针锋相对,孰是孰非,还得作番认真地分析。处于由金入元的文人不是隐居不仕,保留其民族气节,便是出仕为元服务,丧失其民族气节。但是,还有第三条道路,这便是既不出仕当官,又不隐居山林,而是为新政权提出政治上的某些“合理化建议”,目的在于促进新政权的平稳过渡,使生灵免受涂炭,人才免遭杀戮,以保存更多的文化遗迹。金代大诗人元好问就是这样做的。他向新朝写了《癸巳岁寄中书耶律公书》,推荐文士54名,既保护了一批文化人,又向新朝提供了人才,以实现他促使元朝汉化的愿望。这一举措并不影响元好问的伟大人格。同样,李俊民也走了这第三条道路。这是和他所处的时代、环境、性格有关的。
首先,李俊民长期生活于深受战乱之苦的百姓之中,对和平安定的追求,成为一种急切的渴望。同时,他精通历史、哲学和中国传统文化,有敏锐的政治眼光,看透了历代王朝更迭的规律和本质。即如《元史》本传所说“人服其先知”。金亡之后二十多年,灭蒙古复金已绝不可能,一旦蒙元“南北封疆成一统,”便使他“喜动山城百岁翁”了。其次,李俊民生性随和,能随遇而安,自己又不愿做官,加之年高八十,便不再出仕。又因深受儒家教育,“士为知己者死”的观念较重,为感谢礼贤下士的忽必烈的知遇之恩,便倾其所见,为之出谋划策,提出自己的见解。既不损害早已不存在的那个国家的根本利益,又可使社会早日安定,这些都是对人民有利的。其三,蒙元统治者最终理解到欲长期统治中国,必须广招人才,实行文治,尤其是忽必烈,能尊重文化,求贤若渴,使李俊民如遇明主。双方合作,便演成了这幕史剧。
这算不算李俊民没有保持晚节呢?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只要有利于改善旧的生产关系,提高生产力的发展,促进社会的进步,就应该给予肯定。李俊民不当元朝的官,却给元朝提供有利于人民的政治措施,这是符合社会进步和人民愿望的。不能单纯以保持晚节与否来评价人物。所以说,我们既不同意《四库全书提要》的赞赏:抗志遁荒,能洁其身,保持了坚贞的民族气节,因为这不符合历史事实;又不同意余嘉锡先生的指责,认为失节当诛,因为这是陈腐的封建正统观念的遗留。李俊民在历史上、在文学上的地位,他在教育上做出的贡献、他写出的反映时代的文学作品,还是应该给予肯定的。

附:李俊民简略年谱
李俊民简略年谱

公 元        干 支        年 岁        生  平  大  事          
1176        丙申        1        六月十四日,生于泽州城内东南隅祖居。          
1182        壬寅        7        炳灵毓秀,天资聪异,早岁得程氏传授之学于名儒。          
1200        庚申        25        四月十二日,中经义状元。          
1203        癸亥        28        官应奉翰林文字。尔后,仕官数奇,积年不调。          
1213        癸酉        38        任沁水县令兼提举常平仓事。寻,辞官。          
1214        甲戌        39        蒙古攻陷泽州,即甲戌之变。作《书壁》。          
1215        乙亥        40        渡河南迈,避难于河南嵩州(今嵩县)福昌县,侄谦甫时任县主簿。          
1216        丙子        41        元好问奉母至福昌县三乡镇,二人相见,李给元讲爱情故事,元写成《摸鱼儿》词(问莲根有丝多少),时年27岁。          
1217        丁丑        42        隐居嵩州之鸣皋山。
其间,有隐士荆先生者,授以邵雍皇极数。          
1222        壬午        47        仍居嵩州福昌之西山。
之后,北渡,客覃怀,又复入西山。          
1234        甲午        59        金亡,正月十日作《闻蔡州破》。          
1236        丙申        61        被泽州刺史段直迎回故乡,开门授徒。          
1240        庚子        65        至是年,生徒通经与选者122人。          
1243        癸卯        68        段直主持编辑的李俊民作品集出版。
之后,居乡闾,终日环书不出,四方学者不远千里而往,答问无倦色。          
1253        癸丑        78        五月,忽必烈在藩邸召见,以老辞归。七月,二次召见,并加号“庄靖先生”。后,下第三道令旨,因无子,以侄孙仲修为后。          
1254        甲寅        79        忽必烈下第四、五道令旨,准呈推举之人材。          
1255        乙卯        80        作《重修梁甫庙记》、《新建五祖庙堂记》,名前具冠“庄靖先生”。          
1259        己未        84        忽必烈令张仲一就登帝事请先生定夺,先生笑而不答,赠诗(《赠张仲一》)以见方来。          
1260        庚申        85        正月,卒于家。墓在泽州崔庄北。二月,忽必烈登极,其言皆验。次年,中统二年六月八日,元世祖忽必烈以赐号为谥号,仍称“庄靖先生”。


《还山遗稿》中对李俊民的记载编辑本段

楊奂 撰  奐又名知章,字煥然,號紫陽閣,乾州奉天人,生於金世宗大定二十六年

李状元諱俊民,字用章,澤州晋城人,資醇謹、重然諾,不妄交逰,金承安中舉進士第一,釋褐應奉翰林文字。南遷隠嵩州鳴臯山,北渡客覃懐,未幾入西山,既而變起,倉卒識與不識皆以知幾許之,居鄉閭終日環書不出,四方學者不逺千里而往,随問随荅曽無倦色。㑹皇弟經理西南夷,聞其賢,安車馳召,不得已起而應之,延訪無虚日,遽乞還山。王重違所請,遣中貴䕶送之,年八十而卒,世之知數者無出子聰右而子聰猶讓之〈名臣事畧〉。

元朝名臣事略记载编辑本段

【元】蘇天爵 輯

●國朝名臣事略卷第八
  內翰竇文正公(默)

  左丞姚文獻公(樞)

  左丞許文正公(衡)

  ○內翰竇文正公(默)

  內翰竇文正公

  卷八之一

  公名默,字子聲,初名傑,字漢卿,廣平肥鄉人。歲己酉,召居潛邸。中統元年,拜太子太傅,辭不受,改翰林侍講學士,未幾以疾辭歸。三年,復召入朝,職如故。至元十七年,拜昭文館大學士。是歲卒,年八十五。

  公幼知讀書,確然有立志,叔祖旺時為郡工曹,欲使改肄刀筆,公不肯就,願卒習儒業。會國兵南下,公為所俘掠,間關險阻,還走達鄉井,家人輩皆已去,唯母氏存焉。驚怖之餘,母子俱得時疾,僵臥困憊中,重罹母憂,扶病槀瘞。而大兵復至,遂渡河而南,依母黨吳氏以居,服闋,贅于清流河醫者王氏,婦翁謂之曰:「世方多難,能業醫術,則可以濟人而善身。」因稍習之。壬辰,授館西華,以教讀為業。久之,河南復被兵,公還視其家,則盡室亡矣。逃難之蔡,遇儒醫李浩,授以銅人鍼法,能得其微妙。金末帝之遷蔡也,公以為大兵且至,不速去禍在旦夕,乃徙居德安之孝感縣。縣令謝憲子一見,與公相善,以語,孟、中庸、大學授公,公朝益暮習,以為初未嘗學,而學自此始,欣然日有所得。 【 野齋李公撰墓誌。】

  河南既下,中書楊君奉朝命招集釋、道、儒士,公應募北歸至大名。尋返鄉里,以經術教授邑人。病者來謁,無貧富貴賤,視之如一,鍼石所加,應手良已。久之,道譽益著。 【 墓誌。】

  上在潛邸,聞其賢召之。既至,首以三綱五常為言,上曰:「何為三綱五常?」公一一言之,上曰:「人道之端,無大於此。失此,則不名為人,且無以立於世矣。」公又言:「帝王之學,貴正心誠意,心既正,則朝廷遠近莫敢不正。」自是敬待加禮,不令暫去左右。嘗言及治道,上問:「今之明治道者為誰?」公以姚樞對,遂召用之。 【 墓誌。】

  壬子冬,賜以貂尾裘帽,時皇太子未冠,上命公教之。及征大理,以玉帶鉤為賜,曰:「此金內府物也,汝老人,佩服為宜。且太子見之,與見朕無異,庶幾知所儆畏。」逮公請南還,命大名、順德各給第宅田土,冬夏皆有衣物,歲以為常。 【 墓誌。】

  上即位,首召至上都,問曰:「朕嘗命卿訪求魏徵等人,有諸乎?」對曰:「許衡即其人也。萬戶史天澤有宰相才,可大用。」遂拜天澤為丞相。詔授公太子太傅,固辭,曰:「今東宮未正位號,且臣不敢當保傅之任。」乃授翰林侍講學士。 【 墓誌。】

  二年,公言于上曰:「臣事陛下十有餘年,數承顧問,有以見陛下急於求治,未嘗不以利生民,安社稷為心。以先帝在上,姦臣擅權,總天下財賦,操執在手,貢進奇貨,衒耀紛華,以娛悅上心。其扇結朋黨,離間骨肉者,皆此徒也。此徒當路,陛下所以不能盡其初心, 【 陛下所以不能盡其初心 「不能」二字原脫,明鈔本行間補此二字,清鈔本、聚珍本亦均有「不能」二字,與元史卷一五八本傳合,今據補。】 捄世一念涵養有年矣。今天順人應,誕登大寶,天下生民莫不歡欣踴躍,引領盛治。然平治天下,必用正人端士,唇吻小人一時功利之說, 【 唇吻小人一時功利之說 「功」原作「切」,明鈔本校改作「功」,清鈔本、聚珍本均作「功」,與上引元史合,今據改。】 必不能定立國家基本,為子孫久遠之計。其賣利獻勤乞憐取寵者,使不得行其志,斯可矣。若夫鉤距揣摩,以利害驚動人主之意,無它,意在擯斥諸賢,獨執政柄耳。此蘇、張之流也,惟陛下察之。伏望別選公明有道之士,授以重任,則天下幸甚。」時平章王文統用事,故公言及之。一日,同在上前,公面詆之曰:「此人學術不正,必將殺天下後世,不可久居相位。」是冬,以疾引還。明年,文統事敗,上追憶公言,謂人曰:「曩言王文統可罷者,惟竇漢卿一人,向使言之者眾,朕寧不思之耶!」即遣使召公至京師,國有大政,時加咨訪。 【 墓誌。】

  公奏言:「三代所以曆數長久,風俗純粹者,皆自設學養士所致。方今宜建學立師,博選貴族子弟以教之,以示風化之本。」於是拜許衡國子祭酒,教養冑子,皆公言發之。 【 墓誌。】

  公嘗同太保劉公、左丞姚公等侍上前,詢及治道,公言:「君有過舉,為臣者當直言匡正,不可詭隨,都俞吁咈,此隆古所尚。今則不然,君曰可臣亦以為可,君曰否臣亦以為否,莫敢少異,非嘉政也。」上默然。詰旦,復同侍幄殿,會獵者失一海東青鶻,上盛怒,一侍臣從傍曰:「是人去歲失一鶻,今又失一鶻,宜加罪。」上釋獵者不之問,移怒侍臣,且杖之。諸公出,咸揖公賀曰:「非公誠結主知,安得感寤至此。」 【 神道碑。】

  公年八十,諸僚友致賀禮,符寶董公以聞,上恭默瞻仰,拱手於天曰:「此輩賢士,安得請於上帝,減去數年,留朕左右,同治天下。顧不諱歟, 【 顧不諱歟 「諱」原作「偉」,據北圖藏元刻本、清影元鈔本改。】 今老矣,良可惜也!」悵然久之。 【 神道碑。】

  公稟樂易,與人交不立崖岸,平居不好贓否人物,時人不過以柔愞書生待之。至其關國家大計,則面斥權貴不少撓,雖古之汲黯、朱雲無以加。蓋胷中所學純正,其志有所操守,故見於事業如此。上嘗謂侍臣曰:「朕訪求賢士幾三十年,惟得李狀元、竇漢卿二人。」又曰:「如竇漢卿之心,姚公茂之才,合而為一,始成完人矣。」 【 墓誌。 又楊文憲公文集云:李狀元諱俊民,字用章,澤州晉城人。資醇謹,重然諾,不妄交游。金承安中,舉進士第一,釋褐應奉翰林文字。南遷隱嵩州鳴皋山。北渡客覃懷,未幾入西山。既而變起倉卒,識與不識,皆以知幾許之。居鄉閭,終日環書不出,四方學者不遠千里而往,隨問隨答,曾無倦色。會皇弟經理西南夷,聞其賢,安車馳召,不得已起而應之,延訪無虛日。遽乞還山,王重違所請,遣中貴護送之。年八十餘而卒。世之知數者,無出子聰右,而子聰猶讓之。 又汲郡王公中堂事記云:先生在河南時,於隱士荊先生傳康節皇極數學。己未間,上在潛邸,令張仲一就問禎祥,優禮有加。中統元年,先生已歿,其言盡徵,追謚為莊靜先生,以旌其德云。】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许古    下一篇 嵩州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