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孽- 嵩县百科 嵩县历史文化研究协会主办
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方言    资料   
[0] 评论[0] 编辑

打孽

打孽:报仇,械斗。


民国期间土匪明火执仗、杀人放火,祸害社会,民众之间冤冤相报、相互仇杀,打孽、暗杀也是造成社会不安定的原因之一。他们因为争权夺利、受到欺压女色世仇谋取别人家业等原因,就雇佣土匪或者职业杀手把对方杀掉。有子孙为先辈,妻子为丈夫报仇而亲自动手的,这样的例子往往还会被传为“美谈”。造成富人怕抢劫,自备武器或养卫士,与人有争斗者,亦有戒备,他们外出必随身携带武器,夜晚一般不外出,不与可疑人相聚,不赴宴会,不参加社会活动,遇到可疑人拔枪以待,如临大敌,夜间拒见亲友,在家不住常住之室。

暗杀多在路上、庙会、戏场、宴会、赌场进行,如估计自己力量不足,必请人帮助。助人不直接杀人,多任掩护,使之平安行刺后离开。自己无力行刺,则高价雇刺客以代之,随之出现一些专操此业者,库区乡桥北村杀人狂肖长安替人打孽驰名远近,他杀人如儿戏,不知多少人与他不识又无仇恨者死于他手。肖在镇嵩军当兵期间,因杀人结匪,被判重刑,妻兄老城人何砚勋曾劝妹再嫁,为此结下冤仇。肖母找军长武庭麟说情获释归家,趁何在县城为其伯父办丧事人多行孝礼之际,混入人群开枪将妻兄打死。一次肖从闫庄去县城,行至大坪常凹,到玉米地大便,见一老农(聋子)在耕作,自忖多日未杀人,不知枪法准不准,遂向老农开枪,未中,又连打两枪仍未中,于是跑到跟前将其打死,为赚钱替人打孽杀人更多。饭坡乡南庄村一人为抢他人美貌妻子,打死其丈夫夺为已妻,不久另一人杀此人,又夺此女为已妻。为争美女,数日内几人死于非命。

民国初年,嵩县东区葛寨乡黄兑村,村长郭灿有钱有势,是村里的霸主,因为派差得罪了同族另一位大地主郭某郭某就雇请打孽手将郭灿及其全家杀光。郭灿的儿子早死,年仅12岁的孙子郭绍绪因走亲戚到舅父家才躲过此郭某用钱买通了嵩县知县,知县说郭灿多行不义,不予追究。郭绍绪闻听凶讯,连夜投奔镇嵩军当了一名小勤务兵。七年后,身强力壮的绍绪带兵回到黄兑村,仇人一家四人全部死。

九店乡武、吕两家仇杀最惨。1929年土匪薛嘉宾围攻县城后东撤途经九店,薛部大多被九店保卫局局长吕鸿厢组织的人员缴械,枪支、马匹、辎重上缴保卫局,其族弟吕如意、侄吕跑娃,郭岭瑶沟人牛娃兄弟等人对此极为不满,到郭岭村张虎沟镇嵩军下野师长武赞周家,要求除掉专横跋扈的吕鸿厢,武不敢作主,这些人便到洛阳镇嵩军下野军长武衍周处告吕鸿厢,在他人的挑拨及武赞周的来信劝说下,武决定除掉吕,在武赞周的策划下,商定利用吕跑娃、吕如意能够接近吕鸿厢的机会,一人杀吕,一人杀其子,其它人杀吕全家。一日,吕父去陶庄看戏,吕鸿厢卧病在床,儿子在客屋打牌,吕跑娃以要茶叶为名进入室内打死吕鸿厢,同时儿子被吕如意打死,院外人听到枪声,一拥而入,将吕全家老少打死,吕父在看戏回家途中亦被打死。吕鸿厢之兄吕鸿恩在军队当团长,听到家中满门被杀,决定弃官报仇,先到洛阳,唆使内弟李可六于1930年10月15日刺杀了武衍周,后到伊阳(今汝阳)姐夫申堑家筹划下步报复行动,武赞周用重金贿赂买通申堑,申见利忘义,将自己的内弟吕鸿恩枪杀。后武赞周因家中内讧,一家老少十几人被侄儿武夏娃、武金于1931年11月全部枪杀。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桥北水墨葡萄画    下一篇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