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镇嵩军将领   
[0] 评论[0] 编辑

万选才

目录

人物简介编辑本段

    万选才(1892——1930),乳名二涛,字得英,男,汉族,祖籍洛阳县成坡,后迁嵩县阎庄乡段沟,再迁阎庄街。家庭贫寒,租种薄田数亩,逢集日随父卖馍度生,读私塾3年而辍学。

  万性格强悍,不甘受辱,心怀大志,时有同街高博堂、刘仲锋举荐,当上局丁。民国9年(1920)2月2日夜,尽收阎庄总司枪11支,带13人拉出总局,先于九女沟、瓦房院落脚,后到花山揭竿起义。田湖局管带宋天才闻讯后带人枪投万。同年又收缴白杨树、海山镇、腾王沟、窑店等局枪支。7月,皖系某残部自洛逃嵩,万闻讯后与张世臣等带人星夜围困,缴枪700余支。这时万在花山已有900余人,800余枪。同年8月,憨玉琨派人从潼关返嵩与之联络。万入陕在憨部任营长,后提升团长。民国14年(1925)1月,万选才兵驻陕州,趁国民军岳维峻、李虎臣与吴佩孚交战惨败之机,收枪万余支。3月,万部随镇嵩军围攻西安,8个月未克。后闻冯玉祥救援西安,兵至咸阳,镇嵩军梅发魁师缴械。时万选才奉命殿后,收容残兵。及到洛阳,万部已达6万余众,整骗为师,返嵩休整。民国16年(1927)春,镇嵩军投靠冯玉祥,万选才任第二集团军第八方面军第一军军长兼师长。遂率部参加北代,由开封、兰考渡黄河克濮阳,经清丰、南乐攻克大名,任镇守使,继督师北上。奉军张宗昌一触即溃,直追至大沽口一带,冯先赞:“得英真是常胜将军。”刘镇华赞:“得英一身都是胆!”北伐结束,万部由军缩为师,驻河北廊坊、杨柳青一带。

  民国18年(1929)秋,蒋介石派万任洛阳警备司令。民国19年(1930)春,冯军联阎反蒋,万投冯作先锋。时任第六路总指挥,包打开封,逼韩复榘离汴,万选才任河南省主席兼第六路总指挥。不久,万父病故,回嵩治丧。5月20日蒋军刘峙在商丘偷袭万部,师长万殿尊被俘。万选才得知后,星夜返汴。次日轻装简从赴前线视察,至万陵刘茂恩防地,刘暗示学兵队长武庭 以“欢迎”为名,包围了万坐的车,解往南京软禁。蒋介石亲自召见,要万将部队带至南京,仍回河南当主席。万写信传殿尊回汴说合。第六路代总指挥石振清犹豫不定,将信交省代主席李筱兰,李接信后,送交蒋介石,蒋派顾祝同到临颍接洽,不料四处枪声大作,顾大败而回。蒋见劝降未果又遭毒计,遂于民国19年(1930)10月8日,怒令南京军法司令将万处死。后归葬嵩县阎庄。

 

万选才佚事编辑本段

 作者:程漳


  起事主因

  万选才,乳名二涛,字德英,1892年12月19日出生于嵩县阎庄段沟村。父万松舟(又名万殿升),母师氏。因家贫,万幼年仅念了3年私塾。15岁后在家帮助父母卖馍和同父亲拉大锯学做木工,生活极端艰苦。清贫的生活使万从小养成吃苦耐劳、勇敢豪爽的性格。20岁后受辛亥革命、军阀混战、有枪得地的影响,不甘居人下,拉杆而起,走戎马道路。他曾说过要在中国放放光,足见他的豪迈大志。他20至 28岁阶段,在社会上广交朋友,结拜兄弟,先后与张世英、

  张老六、韩玉彬、张世臣、宋天才、姬殿荣、焦琴声、程金有等换帖结拜,朝夕相处,感情融洽。民国7年(1918) 经阎庄总局督带程金有介绍进入阎庄总局当局勇。在干事中,表现积极、勤快、能干,颇受局长行鹏霄及督带程金有的信任。民国8年(1919 ),古路毫张世臣(原镇嵩军第二标连长)在陕西与其营长闹意见,愤然弃官回嵩。同年11月, 万与张世臣、张世英开始在阎庄、古路毫等地活动,定于民国9年(1920) 3月21日(农历2月2日)将阎庄、源头、田湖三个总局的枪支全部搂去。动手时,阎庄总局督带程金有不同意缴枪,被恐吓他的乱枪打伤后毙命。万当时与程抱头大哭《田湖总局长乔士杰在窑底家中不缴枪,被围困在窑内,缴枪后释回。源头总局因其他关系未响应。黎明即聚集阎庄、田湖两局人抢百余,上西山九女沟瓦房院。当时有广造枪30余支,土枪30余支,推张世臣为总架杆,万选才与韩玉彬为一架杆。当年4月已发展到300余人,声势渐大。数月内,拉宜阳财主张九思家肉票,花现洋三袋(约万元),东源头财主王之明肉票,花现洋400元,程村程龙章肉票,花现洋数千元,以作费用。当年5月,人马日多,由西山下驻东源头、宋岭一带。地方武装莫与为敌。当年7月,适

  皖系段祺瑞残部(西北军)千余人溃退经过嵩县田湖时,张、万闻讯星夜带人到陆浑岭截击,缴获新三八式枪700余支。自此,人枪已有千余。当年7月,赴陕受编,张世臣任三路分统(副团长),万选才任一营营长,韩玉彬任二营营长,张世英任特务连连长。当年10月,即开至陕西潼关、洛南一带整训。万选才驻潼关。这是万的起事与受编,时仅8个月。


  万选才与张世臣


  万选才与张世臣,一住阎庄,一住古路毫,相距10华里,本是两不相识。

  民国初年,张世臣投奔镇嵩军第二标,跟随统领张治公

  (伊川人)当兵,民国7年(1918)升为连长。当时,他的营长杨有才(又名志英,嵩县衙里人)与其是盟兄弟,关系很好。次年张因赌博输钱、克扣兵饷与营长杨志英发生矛盾,弃官归嵩。张当杨面曾说:“一年后,我干不到你的前边,誓

  不见面。”张回嵩后,谦恭下士,东奔西跑,广事交游。初次,由张世英介绍与万选才见面,一见如故,结为知已, 交往频繁。接着,张又认识韩玉彬、程金有、张老六、宋天才、焦琴声、姬殿荣、张占魁等多人,特别与万选才、张世英、韩玉彬等交往甚密。经张、万等多次密谋,待条件成热时,二人并肩收缴总局和皖系残部枪支千余支赴陕受编。

  张世臣官运亨通,青云直上。几个月内又—跃而成为三

  路分统(副团长),杨有才还是一个营长。闻听之下,杨有 才不无害羞,而成嫉妒,由嫉妒变仇恨,仇恨形成残杀。民国10年(1921)秋,张世臣赴陕南公差,随带勤务数名。路经杨有才营驻地,张想与杨系袍泽旧谊,多年老友,忘记了前年的赌气,绕道杨处看杨。杨对张佯似欢迎,而内心羞恨,乘张世臣夜间熟睡之际,将张击毙于卧床。万选才、韩玉彬、张世英等闻讯愤慨欲死。当即由憨玉琨追究凶犯,而张治公庇护不交,早令藏逃。不久,张治公又令杨有才官复原职。憨玉琨与张治公的重要裂痕由此开始产生。

  杨有才因私愤而杀害了张世臣。使万选才永不忘怀。万常与张世英说,“君子报仇,10年不晚。”

  民国13年(1924 )冬,镇嵩军第三路统领憨玉琨被吴

  佩孚扩编为陆军35师(实际仍是镇嵩军管辖),憨任师长,驻扎洛阳。万选才由营长升为团长,驻防陕州。当时镇嵩军第二路张治公部亦扩编为第二师,张治公任师长,杨有才由团长升旅长。杨有才旅当时由山西开回河南,在陕州茅津渡口过河,经万防地。万看时机已到,佯派队伍排队在河岸等候欢迎,暗示张世英持手枪混入欢迎人群。当天夜间,杨有才船到黄河岸。下船时,河岸灯火通明,趁军民欢迎中拥挤之机,张世英一人闯到杨的身后。对准一抢,将杨击毙船边。张世英大喊是为胞兄张世臣报仇,持枪逃走,军民无敢阻拦。

  骇人昕闻的枪杀大案,当时轰动了豫、陕、晋三省军民,张治公、刘镇华派人向憨玉琨要凶犯,憨推托,终未交出•张洽公、憨玉琨几十年的老关系,裂痕愈深,矛盾愈大。不久,民国14年(1925〉胡景翼、憨玉琨在黑石关大战,憨军失败,向刘镇华、张治公求援,张治公按兵不动,坐视憨玉琨大遭惨败,回嵩服毒自杀。其因全由憨、张内部互相惨杀造成。


  万选才与刘镇华


  民国14年( 1925)冬,憨玉琨失败自杀后,万选才在洛阳收容散兵、游勇扩充为混成旅,自称旅长,移住嵩县整训。当时,刘镇华为整收镇嵩军残部,二次回陕派人至嵩与万拉

  拢并委万为混成旅旅长、张世英为该旅团长。在围攻西安战役中,张世英奋男战斗,不幸牺牲。民国15年(1926)秋,镇嵩军退回河南,其他部队大部溃退,刘镇华唯依靠万旅殿后。万选才在刘镇华部人心涣散、溃不成军之际,又收沿途残兵败将1000余人枪,扩充一个旅,万选才新编为1个 师。刘镇华委万选才为师长,回嵩县休整。此时,刘镇华的坚强部队只有万选才的一个师。因之,刘对万部军饷、装备 也极优厚。民国16年(1927 )秋,冯玉祥到河南参加北伐,冯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刘镇华迫于形

  势,投归冯玉祥,受编为第二集团军第八方面军总指挥,万选才由师长晋升为第二集团军第八方面军第一军军长。部队从嵩县、临汝、登封一带,开驻兰封、考城、陈留、尉氏一线,参加了北伐。刘部向北挺进时,其部憨玉珍、柴云升、王老五等,名义受其指挥,实际各自为政,调动不灵。八方面军仅万的一军是其贴心部队。民国17年(1928)濮阳战役刘部除万的一个军节节胜利外,其他部队大都失利。柴云升、憨玉珍、王老五等都向刘表示不干,不愿再追随刘。当时刘镇华大有树倒猢狲散之势,狼狈不堪。刘镇华在无可奈何情况下,想通电下野,但八方面军各部队惨败,唯万选才军战战获胜。在万送刘过黄河中,万曾向刘表示:“我万选才是凭良心的。总指挥何时还,只要有我万选才一个人,也要拥护总指挥。”万、刘当时泣不成声。濮阳战斗,万选才身先士卒,冲锋陷阵,英勇善战,扭转战局,转危为安,转败为胜。冯玉祥勉励万选才说德英真是常胜将军。”刘镇华每次见万面总是说德英一身都是胆。”后曾听先严东一公说过,在北伐时,刘对万母(随军眷属)毕恭毕敬,行路搀扶,声声老娘(当时万母仅大于刘七八岁)。其伪善之态活象曹阿瞒待徐庶之母。刘低声下气的语调,连万母也感到恶心。万老太太在与家人闲谈中曾很风趣地说:“刘镇华这个人,看长相,两道眉毛弯勾勾,要是在戏台上演奸臣,根本不用化妆。听说话,阴阳怪气。看走路,一摇一晃。咋看咋象戏台上的老奸臣。”她老人家这番话,说得别人捧腹大:笑。后来事实的演变也真被老太太说中了。

  民国17年(1928 ),刘部北伐成功,万的一军暂住天津、廊坊、霸县等处休整。民国18年(1929 )中央命令:取消北伐军的集团军、方面军和军的番号,将军缩编为师,直属中央。万的第一军编为64师,万任师长。当时第一军编余军官数百人无法安置,刘镇华对编余人员不但不给安排,反而又将其胞弟刘茂恩部扩编为一个师,削减异已力量,充实自己力量。凡属中央拨给枪弹装备,全部拨铪刘茂恩,而视万选才为螟蛉,好多物资与款饷,万部不得沾边。由此,万对刘不满,认为刘镇华其人,只可与其共忠难,不可与其同安乐。彼此裂痕愈深。

  民国18年(1929 )秋,蒋介石令万、刘两师南下攻冯。

  万至黄河北岸时,冯玉祥派人与万接洽策劝万部归冯。万因冯系老上司,冯又为人直爽、忠诚,对部下不斗心眼,就毅然应诺,率部进驻洛阳。民国18年( 1929 )12月,万受冯委任为洛阳警备司令。当时,冯、阎携手反蒋战局已成。冯曾嘱万扩充实力。万在洛阳当即不顾一切编民团、收土匪。在洛阳的各部队后方留守处所有人枪全部收编。刘茂恩部阮勋的留守处也被收编。1个月内扩充了3个旅。万与阮的仇恨由此扎下了根。

  民国19年(193Q)春,万选才新扩8个旅和原部3个旅,实力雄厚。冯即委万为第六路总指挥。同年2月,冯、阎反蒋的中原大战开始。万部奉冯令开往前线,从洛阳出发 !向东挺进。当时,驻守郑州蒋军韩复榘部一直向东撤退。同年3月,万令石振清师由白河向中牟进击,直指开封。逼近开封一战,韩复榘部伤亡惨重,弃城东遁,石振清部收获甚多。从兰封、归德追击,当即占领开封城。4月1日万进入开封城后,冯于当日即委派万选才为第六路总指挥兼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万被委任省主席之时,其封翁万松舟公病逝于嵩。选才听到噩耗,泣不成声。万本至孝,在这戎马倥偬之际,筹设灵堂,在卞为父出吊。4月中旬,请假回嵩,为父办丧事。4月19日丧事办完后,当夜在嵩接到归德前线告急电报,万殿尊失败被俘。万选才于当夜乘汽车返汴,次日即往归德前线,査防部署,准备反攻。4月21日回汗途中,仅带护兵十几名,自乘小汽车经柳河刘茂恩防地。开始刘闻万至,派队前往欢迎。万在刘处办事逗留即走。刘视万匹马单枪,歹心骤起。马上通知其部武奇峰派旅长阮勋设法截捕万的汽车,将万作倒戈归蒋礼品奉献。因之万到柳河,阮佯派队伍、学生夹道迎接,万下汽车,即被捆住转送南京,终被蒋介石杀害。当时万如提髙警惕,不下汽车,不绕刘茂恩处,即可免遭凶祸。况当时万的部队全在前线,又非败溃在混乱情况之下。10年轰轰烈烈之战将万选才,无声无息地堕入刘镇华的陷阱而致杀身。


  万选才与阮励


  万选才与阮勋,本是嵩县老乡。阮系镇嵩军第二路张治公的旧部,又是刘镇华母的义子。北伐时,仅是刘部武奇峰师的一个旅长,后任副师长。阮与万无什么交往,更谈不上仇恨。万到洛阳扩充实力,曾将阮的驻洛留守处收编。当时万认小事,不介意。孰知阮就此怀恨在心。刘茂恩趁此机利用阮作刽子手。万被害后,刘以白眼对阮,排除异已更剧。阮虽为刘家卖命,而阮始终未爬上师长宝座,未掌兵权实力。阮后下野,有时与人谈及,阮极后悔。每对人说,对万一案,全是上了刘镇华之当,自感惭愧。

  一世英雄,疏于防身

  民国19年( 1930) 8月27日,万选才被蒋介石杀害于南京后,于民国21年(1932 )冬遗体安葬于嵩县阎庄万氏佳城。用7块石碑刻写了万的传略。碑文是山西省清末翰林郭象声撰写(郭是清朝国史馆纂修),字是山西省淸末天下第一书家、清末翰林赵铁山手书。传略最后评语是,“一世英雄,疏于防身,惜哉!”这是对万的一个较为恳切的结论,

  同时也是对蒋介石、刘镇华封建军阀头目之流的深刻揭露,更是对蒋介石排除异己实行独裁的愤怒控诉。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当时,活跃于封建军阀割据,互相残杀、弱肉强食的社会里,万只是以诚待人,不计私忿,勇敢善战,直步青云,一介武夫,10年内成为封疆大吏。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足证万的才干,万的成就,这就是万的长。但对当时那搞权谋,耍诡计,朝秦暮楚,两面三刀,互相倾轧,争权夺利之徒疏于防范,不提高警惕,10年功绩,毁于一旦,终遭杀身 之祸,确是万的短。



想豫北畿南,袍泽同仇,戈矛敌忾,

争教青史留芳,烈烈勋名谁先我;

看山环水抱,松柏苍翠,楸梧森烈,

毕竟丹心不朽,凛凛英气犹逼人。

——嵩县万氏佳城大门对联(民国·冯玉祥)


二十载经营缔造,纵横燕赵豫秦,

惟我丹心贡同志;

半生来苦衷孤诮,仔肩军政党国,

经教青史慰忠魂。

——嵩县万氏佳城大门对联(民国·冯玉祥)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庞修福    下一篇 丘悦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