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寓嵩人物   
[0] 评论[0] 编辑

二程

   

程颢(1032~1085)、程颐(1033~1107)是宋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程朱理学的奠基人,合称“二程”“二程”故里在今嵩县田湖镇程村。

二程二程

 

目录

 简介编辑本段

   程颢(1032年—1085年),字伯淳,号明道,世称明道先生;程颐(1033年—1107年),字正叔,号伊川,世称伊川先生。二人是同胞兄弟,合称二程,同为北宋教育家、宋明理学的奠基人。他们祖籍中山博野,后徙居洛阳,遂为西京洛阳人。



程颢画像

  程颢26岁中进士,历任鄠县、上元县主簿,晋城、扶沟等县县令。任青城令时,他在短时间内创办乡学60多所,并对师资和学生严格选拔。在扶沟、汝州等地做官期间,皆以创办教育为急务。在河南宝丰县监办酒税时,也创办春风学院,讲学劝义。同时,他体察民情,重视教化,建保伍,立科条,扬善惩罪,政绩斐然,深得百姓敬重。
  熙宁初,由吕公著推荐,他被擢升为太子中允、监察御史里行。神宗素闻其名,曾数次召见,问以治国之策。王安石变法时,他反对新法。哲宗时召为宗正丞,未赴任而卒,终年54岁。后追赠“纯公”,封河南伯,从祀孔子庙庭。
  程颢在40岁以后退居故乡洛阳,全力于教授徒弟,四方求学者纷纷拜到其门下。他诲人不倦,循循善诱,听他讲学的人有“如坐春风中”感觉。

 

位于今嵩县的二程故里

  程颐,太学出身,17岁就上书仁宗皇帝倡导自己的学说,并长居洛阳从事学术和教育活动。24岁到东京相国寺、兴国寺等地讲学,名声大振。同年,又进入太学授业解惑。但到26岁因两次考进士未中,遂绝意仕途,专门从事学术研究和讲学。英宗、神宗时期,朝廷大臣屡次举荐他为官,都被他谢绝。他的讲学活动,遍及河南、河北、四川、陕西等地。元丰五年(1082年),程颐回到洛阳,在文彦博的资助下,他在伊川鸣皋得到千亩庄园,作为其著书讲学的固定基地。元祐初,他被召为西京国子监教授、崇政殿说书等职,为宋哲宗讲授经学。因正直无所回避,得罪许多人,元祐七年(1092年)被改调西京国子监,又加任直秘阁,后被削职为民,放归故里,后又被流放。即使在流放中,许多学生一直追随着他。崇宁五年(1106年),程颐复职为承务郎,次年病故,享年75岁。后被追赠“正公”,封伊阳伯,从祀孔子庙庭。

 

位于伊川的二程墓

  程颢、程颐一生致力于学术和教育,他们创办书院,广招门生,培养了大批人才。“程门立雪”的典故就发生在程颐在伊川创办的“伊皋书院”。他们的学生或功成名就,或为学术精英。
  他们所建立的一套代表儒家思想的唯心主义哲学体系,被后世称为“洛学”或“伊洛理学”,后经朱熹继承和发展,成为“程朱理学”。这一思想统治中国数百年之久,深深影响着中国人的思维和行为。
  二程主要著作有《定性书》、《识仁篇》、《易传》、《经说》、《伊川文集》、《明道文集》。

二程与二程理学编辑本段

北宋时期的洛阳,处于陪都的地位。集中了一大批文人学士和退休的官员。当时学术昌盛,学派众多,讲学之风甚盛。在众多的学派中,二程理学逐渐取得了学术上的正统地位。程颢、程颐在继承孔孟儒学的基础上,创立了以天理论为基础,以正人心、修道德、明义理为核心的理学。在中国思想、文化、哲学史上矗立起新的高峰。因二程长期在洛阳、伊皋书院讲学、著书,程颐晚年在程村居住,伊洛之滨被誉为理学思想的发源地。

金、元时期,理学被统治者视为正统思想,影响深远。

程颢(1032~1085)、程颐(1033~1107)是宋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程朱理学的奠基人。程颢,字伯淳,号明道,程颐,字正叔,号伊川。二程出生在湖北省黄陂县。其时二程父亲程珦在黄陂县任县尉。十四、五岁时师从周敦颐,慨然有求道之志。1052年,二程父亲程珦任西京国监博士,把家安在洛阳天津桥附近的履道坊。程颢1058年进士及第,在十余年的仕途生涯中,先后做过陕西户县主簿、南京上元、山西晋城、河南扶沟县令,爱民如子,深受百姓爱戴。宋神宗时,程颢被任为监察御史,一年后,因与王安石变法意见不合辞归洛阳,与其弟程颐专门讲学于家中。史载:“先生僦居洛阳城殆十余年,与弟从容亲庭,日以讲学为事,士大夫从游者盈门。自是身益退,位益卑,而名益高于天下。”1085年6月15日宋哲宗任程颢为宗正寺丞(主管祭祀的官员),因病卒死而未赴任。

程颐,二十六岁时考进士未中,从此绝意仕途,在洛阳讲学,研究“天理之学”。1086年,被任为崇政殿说书,担任宋哲宗的老师。在讲书时“以师道自居,侍上讲,色甚庄,以讽谏,上畏之”。由于他对朝政“议论褒贬,无所顾避”,引起权臣不满,于是在做了一年多崇政殿说书之后,被差回洛阳管理国子监。1097年,程颐被贬到四川涪陵,期间完成了理学重要著作《伊川易传》。1100年回到洛阳,1106年定居今嵩县田湖程村,1107年9月17日病世。

程颢程颐先后葬于伊川坟茔。

二程理学的基本内容。理的内涵。“理”字的偏旁为玉,本意指玉石中的纹理,后引申为石中之脉,木中之纹。理指路经和方法,循理犹如沿着路径而行。二程创立的理学,是用理将儒家经典思想的丰富内容予以涵盖,提出了社会治理和人们安身处事应遵循的原则和规范、道路与方法。不仅影响中国社会900多年,而且至今还在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同时,随着世界文明对话的发展,理学中所包含的理性主义,将影响世界文明的进程。

二程理学是对孔孟儒学的继承与发展。理学继承了儒家经典中仁义礼智信等心性修养,将成德成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人生哲学的最高理想;同时又有新的发展和创新:一是在吸收佛教思辨的基础上,给儒学增添了辩证内核。“万物莫不有对”“自然之理,生生不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二程的这些论断极富辩证法思想。二是提出了诚、敬思想。二程将诚、敬提到修身之本、成事之基的高度。程颢说:“诚者天之道,敬者人事之本,敬则诚。”程颐说:“不信不立,不诚不行”。在二程那里,诚敬是一体,都是指诚心、恭敬的态度。三是二程理学中包含着理性主义因素。理学,可以理解为理性地看待事物与处理问题的学说。就对事物的认识来说,要持中,不走极端;就社会治理来说,要顺应天理、符合事物发展规律;就人与自然的关系来说,要节制人的过分欲望。这些极富理性主义因素的论述,对于我们今天贯彻科学发展观、实现人与自然相和谐具有启迪意义。

二程理学的哲学核心是天理论。天理有两种含义:一是事物的规律,二是伦理道德。程颢说:“得天理之正,极人伦之至者,尧舜之道也”。二程将自然世界运行的规律与人类社会的道德规范融为一体,将天理与人的道德相结合,建立了理学体系。程颐有句名言:“天理良心”,这里的天理,就是自然规律,良心,就是伦理道德。不违背大自然的运行规律,符合人的伦理道德就是天理。

二程创立的理学,是以天理论为哲学基础,以正人心、修道德、明义理为核心,以节嗜欲为修德之本,以诚敬为立身之要,以中恕为处事之方,以顺和为治政之纲。其核心内容,包括五个方面:一是天人合一、理性主义世界观。程颢说:“天人本无二,不必言合。”意思是自然界和人是一体的。人要尊重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二程理学的理性主义,包括遇事不走极端、理性地看待与处理问题、节制人的非分欲望等。这些思想对于贯彻科学发展观、实现人与自然相和谐,建设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具有启迪价值。二是成德、成圣的道德修养观。如何成德、如何成圣始终是二程关注的重要命题。程颢说:“德者本也,一德立,百善从之。”程颐说:“人皆可以为圣人。”. 这里所说的圣人,是指道德高尚、人格健全的人。程颐说:“圣人亦常人。”“中正而诚,则圣矣。”也就是说,做到了中、正、诚,就是圣人。程颢则更通俗地说:“孝当孝,悌当悌,则圣矣。从洒扫应对上可观圣人气象。”三是“中、正、诚、敬、恕”立身处世原则。程颐说:“善读中庸一卷书,则终生用不尽也”,“中者,无过无不及之谓也。圣人之学,以中为大本”,为人处事要坚持原则,不走极端、不偏不倚;正,就是要有正气。程颐说:“吾善养浩然之气”,浩然之气,就是天地之正气。程颢十分推崇孟子的话:“不义而富且贵,视之如浮云”;诚,是修身之本。程颐说:“诚无不动者,修身则身正;治事则事理,临人则人化。敬,是成事之本。”程颢说:“‘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此是彻上彻下语,圣人无此语。”朱熹说:“敬者功夫之妙,圣学之成始成终者皆由此。秦汉以来,诸儒皆不识这敬字。直至程子方说得亲切”;恕,是说对人要宽恕。程颐说:“一言可终身行之,其恕乎!”“以己及物,仁也;推己及物,恕也。忠恕一以贯之。忠者天理,恕者人道。”四是“公、德、仁、顺、和”治国理政之道。程颢说:“圣人以大公无私治天下”,“一心可以丧邦,一心可以兴邦,只在公私之间尔”,强调“为公”的治国理政理念;德有二义,一是强调治政者要有德:“古之君子,修德而已”(程颐);二是强调以德教化天下,“帝王之道,教化为本”(程颐);仁,强调为政者要仁爱,行仁政,“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程颐),“民须仁之,物则爱之”(程颢),程颢有一句著名的话:“视民如伤,吾常愧此四字”;顺,是说治政要顺从自然规律、顺应民心,程颐说:“天下之理,本诸简易,而行之于顺道,则事无不成。”程颢说:“为政之道,以顺民心为本,以厚民生为本,以安而不扰为本”;和,是说要使人心悦服、和谐,程颐说:“君道以人心悦服为本”,“众心暌乘,则有言不信,万邦协和,则所为必成。”五是利不妨义的义利观。从存天理、节嗜欲出发,二程提出利不妨义的思想。程颐说:“圣人于利,不能全不计较,但不至妨义耳。”程颢说:“大凡出义则入利,出利则入义”,“富,人之所欲也,苟与义可求,虽屈己可也;如义不可求,守贫贱以守其志也。非乐以贫贱,义不可取也。”

如坐春风与程门立雪故事。如坐春风和程门立雪是二程流传千古的教育佳话。这两个佳话折射出程颐、程颢不同的教学风格,程颢慈眉善目,对学生循循善诱,程颐“烈日秋霜”,讲究师道尊严;程颢天资纯精,其待人如阳春之温,其言之入人,如时雨之润;程颐天资劲正,法度森严,像烈日秋霜般严厉。

元丰六年(1083),程颢被朝廷任为监汝州酒税,相当于负责监督酒税征收的官员。宝丰县宋时归汝州管辖,程颢办公的地点在宝丰县西二十里的商酒务镇。

在这里他仍然不忘聚徒讲学。朱光庭这一时期就跟从求学。程颢讲学同程颐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如果说程颐是烈日秋霜的话,那么程颢则是如坐春风。朱光庭在跟从程颢学习了一个月,回去后别人问对程先生的印象,他说:“我在春风中坐了一个月”。别人问怎么这样讲?他说:“先生终日端坐如泥塑人,而接人浑然是一团和气,和气而春风也”。

 1093年冬,游酢和杨时从洛阳到伊皋书院来向程颐拜师。杨时是福建将乐人,游酢是福建建阳人。当杨时同游酢来到伊皋书院时,已是下午。当二位推开程子馆门,见程颐正瞑目而坐。为了不打搅先生,二人便悄悄地退了出来,立在雪地里等先生醒来。黄昏时分,程颐醒来后,得知游酢和杨时来访,便走出门外,见二人还立在雪地中,便说:“贤辈尚在此乎?日既晚,且休矣!”意思是说,你们二人还在这里等我吗?今天天晚了,且歇息吧!从他们立着的脚窝看,雪已下了一尺多厚。后人便用“程门立雪”这个典故,来赞扬那些求学师门,诚心专志,尊师重道的学子。

宋、金、元时期的二程理学二程创立的洛学由于宋室南迁,政治、经济、文化重心南移,洛学思想亦南传,并由于南宋统治者的倡导,理学迅速发展起来,后由于朱熹“集理学大成形成了完整的程理学体系。

杨时是洛学南传的重要人物之一。其师承关系是:杨时一罗从彦一李侗一朱熹。即杨时传之罗从彦,罗传之李侗,李传之朱熹。杨时,号龟山,福建省将乐人。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杨时由京师开封至颍昌(许昌)以师礼拜见程颢,从学。程颢常说“杨君最会得容易”。当杨时南归时.程颢送出门,对坐客说:“吾道南矣”。杨时在程颢去世后又师从程颐。后于1114年至南宋1129年,在江苏无锡东林创立学舍讲学。后人称之为“龟山书院”、“东林书院”。朱熹于1170年在福建创建寒泉精舍,1179年重建白鹿洞书院。1194年重修岳麓书院,以书院为基础来发展和传播理学思想。朱熹收集整理了二程言论,与吕祖谦共同编辑了《近思录》继承濂、洛、关学,成为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

洛学南传的另一重要支脉为谢良佐一胡安国一胡宏一张轼。上蔡的谢良佐传之武夷的胡安国,胡安国传之其子胡宏,胡宏传之南轩的张轼。胡氏父子与张轼之学被称为“湖湘学”。湖湘学接近大程,朱熹的闽学接近小程。谢良佐亦为程颢之门生,胡安国师谢良佐,于1130年避居湖南,在衡山之麓建碧泉精舍。后其子胡宏改为碧泉书院。张轼于1161年拜胡宏为师,就学于碧泉书院,得二程之学,成为理学大家。

洛学另一支脉由吕希哲传入浙江婺州,被称为婺学。其师承关系是吕希哲、吕希纯一吕好问一吕切问一吕本中一吕大器、林之奇一吕祖谦。宋仁宗嘉右元年(1056),吕希哲在开封太学拜程颐为师(吕希哲系当朝宰臣吕公著之子)。这一派注重史学文献,又因吕希哲寓居洛阳,故被称为“中原文献学”,吕祖谦受于理学家林之奇,宋室南迁后,吕祖谦始在明招山讲学,建有丽泽堂,后改为丽泽院。吕祖谦与朱熹、张轼齐名,并称“东南三贤”。

从南宋理宗开始,二程理学逐渐被统治者所认可,位居正统思想地位。理学虽然于南宋淳熙年间(1174~1189年)已达成熟,但是,并没有获得官方政治地位理学正式得到朝廷的封赐和支持,是在南宋宁宗嘉定元年(1208年)以后。南宋宁宗嘉定131220),赐谥程颢为纯公,程颐为正公。宋理宗于嘉定十七年1224)即位后,尊崇理学。理宗淳佑元年(1241)追封程颢为河南伯,程颐为伊阳伯,并从祀孔子庙庭。

金朝时,以儒家学说作为官方的统治学说。随着南宋理学的北上,周敦颐、程颐、程颢、邵雍、朱熹等人的学说开始在金朝的统治区域里流行。据《金史》卷一百二十七《杜时升传》记载,霸州信安(今河北霸县东信安)隐士杜时升,金章宗时渡河南下,隐居嵩洛山中,从学者甚众。“大抵以‘伊洛之学’教人自时升始”。“伊洛之学”,即二程创立的洛学,亦即理学。

元朝尊崇孔子,并将儒家学说中的程朱理学定为官方思想。理学在中原地区得到传播。传播理学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姚枢和许衡。许衡官至左丞、国学祭酒(主管国学教育的官职名)。他提出“道”是“民生日用”和养民“治生”的思想,在元朝被视为“朱子之后一人”。在他的大力宣传下,朱熹的《四书集注》在仁宗时被定为科场程式。

二程弟子。二程弟子遍布全国,对后来理学传播与发展有重要影响的有:河南籍的谢良佐、尹焞、吕希哲、郭忠才、刘绚、李吁、朱光庭、邢恕、张绎、孟厚;河北籍的刘立之;山西籍的侯仲良;山东籍的马伸、焦瑗;陕西籍的吕大临、苏昞、范育;四川籍的谯定、谢湜;安徽籍的袁溉;江苏籍的周孚先、周恭先、唐棣、王蘋;浙江籍的周行己、许景衡、谢天申、刘安节、刘安上、陈经世;江西籍的晏敦厚;福建籍的杨时、游酢、罗从彦等。

二程弟子中,对传承理学发挥重要作用的,有被称为四大弟子的吕大临、游酢、杨时、谢良佐,有晚年深得程颐赏识的尹焞、张绎。

伊皋书院与两程故里编辑本段

伊皋书院在宋、元、明时期是洛阳乃至河南最具影响的书院。它培育出的莘莘学子不管是在仕途或是文化领域多有宦绩或造诣所倡导和传承的理学思想一直滋润、泽及着嵩县一代又一代人民使嵩县被为天下文明昌首、礼仪之邦

伊皋书院。伊皋书院为程颐所建。地点在今伊川县鸣皋镇。当时鸣皋归伊阳县管辖。二程父亲程珦在管理嵩山崇福宫时,二程曾在嵩阳书院讲学。1082年,文彦博到洛阳做西京留守。据宋史《文彦博传》介绍,“彦博虽穷极富,而平居接物谦下,尊德乐善,如恐不及。其在洛地,洛人邵雍、程颢兄弟皆以道自重,宾接之如布衣交”。程颢程颐与文彦博关系密切。当时二程家住在洛阳安乐窝附近的履道坊,程颐想找一僻静的地方建立书院,开始他想对龙门山胜善上方寺旧址进行修缮,建立书院,便给文彦博写了一封求地信:

“颐窃见胜善上方旧址,从来荒废为无用之地。野人率易,敢有干闻,欲得葺幽居于其上,为避暑著书之所。唐王龟构书堂于西谷,松斋之名,传至至今。颐虽不才,亦能为龙门添胜迹于后代,为门下之美事。可否,娭命。”

文彦博回信说:“先生斯文己任,道尊海宇,著书立言,名重天下,从游之徒,归门其盛。龙门久荒,虽然葺幽,岂能容之。吾伊阙南鸣皋镇小庄一址,粮地十顷,谨奉构堂,以为著书讲道之所,不惟启后学之胜迹,亦当代斯文之美事。无为赐价,惟简是凭”。

程颐就在鸣皋建起伊皋书院。书院正房5间为讲堂,东西厢房各3间,是弟子居住的地方,大门一间,上挂“伊皋书院”匾额。另有宅田10亩,粮地10顷,以供养学生。书院建成时间当在1082年前后,此后除程颐于1086年被任为崇政殿说书和流放四川涪州外,在他逝世前的二十多年间,经常来往于洛阳和鸣皋之间,长期在这里讲学著书。因程颐常居伊川著书讲学,故被称为“伊川先生”。据程颐自述,他的著书时间在60岁以后。他说:“吾四十岁以前读诵,五十以前研究其义,六十岁以前反复演绎,六十岁以后著书”。可见他所著《周易程氏传》、《书解》、《诗解》、《论语解》、《孟子解》的成书和《春秋传》的撰写是他在60岁以后。而这段时间,他又常在伊皋书院居住。这就说明程颐构思其思想体系和著书讲道与伊皋书院有着密切的关系。史料证明《周易程氏传》虽然是在程颐被贬官四川涪陵时所写,但修改和传授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伊皋书院。程颢、程颐除了在登封嵩阳书院讲学外,在洛阳讲学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伊皋书院。据清光绪《嵩县志》记载:“程明道先生云:‘鸣皋在南即此一名。九皋巅有三池相距各数武。水分黄、白、黑色,冬夏不涸。’”据此可知程颢也曾在伊皋书院讲过学,并上过九皋山。

当时,四方学子,云集程门,“讲易学、授理学”,求教者日夕盈门,“学者出其门最多,渊源所渐,皆为名士”。先后在伊皋书院从学的有83名。名儒杨时、尹淳、张绎、孟厚、邵伯温皆出其门下。伊洛地区因之被称为“理学名区”。程颐所传之道,就是对后世产生深刻影响的“洛学”,它对宋代理学思想体系的建立起了奠基作用,具有开创之功。程颐的寿命比程颢长20多岁,从事讲学和传道的时间也就远远超过其兄,二程弟子中的大多数学生为程颐的学生,而程颐的教学传道活动又多在伊皋书院进行,伊皋书院是理学的策源地之一。

宋、金交战之际,伊皋书院被毁。元代非常重视书院,规定“凡先儒过化之地,名贤经行之所,与好事之家出钱粟赠学者,并立为书院。”元大德九年(1305),驻鸣皋镇总兵克烈士希“读先生《遗书》有得”,自筹资金,召集民工,连续十年在伊皋书院旧址修建大成殿、立礼殿、讲书堂、九贤祠、藏书楼等建筑百余间。后其子慕颜铁木继其父志,复建稽古阁,大量藏书。时元尚书右丞、蒙古军都万户普达纳吉任提调书院官,谢天瑞任伊川书院山长,张亨任伊川书院稽古阁司经,焦偁任大学教导。拨有学田十顷,书院遂成为官办学校。延佑三年(1316)上报朝廷,上嘉其诚,敕赐匾额“伊川书院”,遂延名儒,招生徒,讲诗书,书院得以中兴。大书法家赵孟頫手书御碑。

元末明初战乱频仍,伊川书院多次被毁。“嵩州伊川书院,元末寻毁”(乾隆《嵩县志》16《学校》),从明初洪武元年(1368)到明英宗天顺八年(1464)的近百年时间,河南地区仅新建了两所书院,即天顺三年(1459)新建了修武集贤书院,天顺五年(1461)新建了祥符丽泽书院;重修了两所书院,即永乐二十年(1424)重修了嵩县伊川书院,宣德二年(1427)重修了永宁洛西书院。明宪宗成化以后,随着官学的日渐衰落和科举的腐败,一些有识之士纷纷兴办书院。明成化十六年(1480)知县朱铨在宝丰兴办程子书院。明成化十七年(1481)河南提学佥事吴伯通重修伊川洛西书院,新建了洛阳伊洛书院。明正德七年(1512)宝丰县建明道书院。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偃师县建两程书院。伊阳县在明万历年间建伊川讲院。这些冠以伊川、明道之名的书院,是伊皋书院的延续和发展,是二程理学思想在明代传播的载体,也反映了二程理学思想的旺盛的生命力。

明朝末年,随着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多次出入伏牛山区,书院大多被毁。

两程故里。程姓起源于洛阳的上程聚。洛阳的上程聚在今孟津、偃师的交界处。东晋程元璋洛阳上程聚的子孙定居安徽歙县篁墩,唐代时先祖皓公从安徽回迁到中山博野今河北省蠡县,其子孙有迁陕西礼泉者。

两程故里两程故里

二程高祖程羽因辅佐宋太宗赵光义有功,赐第京师开封,始迁河南。曾祖程希振,任虞部员外郎,始葬伊川。二程祖父程遹任湖北黄陂县令。二程父亲程珦出生于开封,后荫庇得官任黄陂县尉。二程出生在黄陂县。嘉佑二年(1057)程珦被授予国子博士,在西京洛阳染院(皇家服装染制)任职,把祖父葬在伊川,并把家定居在洛阳履道坊,二程遂为洛阳人。元丰五年(1082)程颐在鸣皋镇建伊皋书院,经常往来于洛阳和鸣皋之间进行讲学。    

关于程颐迁居程村的时间,据《嵩县志》(清乾隆三十二年)记载:“程伊川宅,大中公(指程珦)居洛之履道坊,崇宁二年(1103)先生迁居龙门之南耙楼山下,今后裔奉祠于此。” 1107年9月去世。

两程祠建于元朝初年。据《二程故里志》记载,元仁宗皇庆二年(1313),在程村建祠一间。明代宗景泰六年(1455)诏封程村“两程故里”,以颜、孟例敕建两程祠。程祠为三进三楹,前后殿院,斋室60余间。并诏两程祠春秋猪羊祭祀。翰林院撰祭文,有司拨门子四名,常看守通行。明英宗天顺六年1462),敕建“两程故里”石坊。明弘治十三年(1500),修建道学堂、东西庑、神厨、神库、宰牲房、致斋室、沐浴所、诚敬门、棂星门、著述楼、玩易所等,始成规模,成为中原名胜。明成化十四(1478)年,河南左布政使安徽祁门县人程泰谒拜二程祠后,见祠庙破败,乃发放粮食倡议重修,吏民响应,“拓其地弘其规中构堂,以奉两夫子,后增寝堂,左右各为齐庐缭以周垣而壁重门,以是岁十二癸已次第落成。山川辉映,过者改观。”监察御史祁门县人程宏祭拜后,让时任大学士的程敏政写《重修两程祠记》碑文。程敏政在碑文中说:“遵王道而宪章。追二程之遗轨,继周孔之绪心,振颓俗昭流圣谟然后英迭兴,少长有礼,讼狱以情逊不作,使嵩为天下文明倡首,不亦大哉!”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程宗孟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修葺两程祠,置桃花庄地三顷余为义庄,建义仓以赈济本族。又置学田为族人读书延师之资。清康熙十一年(1672),郡守王事庆捐俸修程祠,撤旧而新,增春风亭、立雪亭等,两程祠始成巨观。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二程进儒为贤,位列孔子及门下、汉唐诸儒之上。次年康熙帝又赐给两程祠“学达性天”匾额。据《特恩赐祭碑记》记载,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岁给银四十两。于丁地折银项下,每年照数先给,以为祭品之用”。道光五年(1825,河南巡抚程祖洛,奉旨重修程祠,焕然一新。光绪二十七年(1901)九月,光绪皇帝、慈禧太后御书“伊洛渊源”、“希踪颜孟”匾额,悬挂于河南府伊洛渊源祠。

据立于两程祠内的《碑记》记载,明洪武二年,嵩县设儒学署,掌管春秋祭祀和学员教育。

明、清以来,伊皋书院、两程故里成为文人学士朝圣之地。凡经过二程祠的,文官下轿,武官下马。

 两程祠祭祀活动。从明代宗景泰六年(1455)诏封程村“两程故里”,以颜、孟例敕建两程祠,并诏两程祠春秋猪羊祭祀。当时由翰林院撰写祭文,由明代宗颁降祭文:“惟公,阐明正学,兴起斯文。本诸先哲,淑我后人。”(程鹰《二程故里志祀典》

清乾隆十六年(1751)三月十八日春祭时,朝廷派专官致祭,乾隆颁降祭文:

御祭大程子文

惟尔质保中和,学通道器,德辉交畅,表和风甘雨之襟。宁宇不樱,昭峙岳澄渊之度。贯精诚于金石,君臣为之动容,辟正路之蓁芜,豪彦于焉;归往竟其设施,居然三代之英;考厥生平,岂在大贤之下?道光丰石,功著遗经。朕时中州观洛邑,睠言遗爱,如闻众母之乎;慨念斯文,想见其儒之慨。遗官而展祀,冀歆格于神灵。

御祭二程子文

惟而学本诚明,性成方大。继大中之清节,既肯构而肯堂,比伯氏之纯修,亦难兄而难弟。事君以道,大臣谔谔之风。与圣为徒,儒者岩岩之象。求孔颜之纯学,乐有在于曲肱;阐炎象之微言,道匪遥于下带。允作六经之羽翼,宜隆千秋之馨香。朕以时巡莅兹伊洛,念哲人于仿佛,依然立雪之门;览祠宇以辉光,应比春风之座。用将祭祀,式遣专官,惟冀神灵,尚其歆格。

一乾隆十六年(1751)三月十八日

明正德庚辰(1520),洛阳知府于范在洛阳西关建二程祠,于每年二、八月望日进行祭祀。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元德秀    下一篇

标签

暂无标签

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