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县百科  > 所属分类  >  同盟会员   
[0] 评论[0] 编辑

石言

  石言(1888~1920年),名朝臣,字又謇,乳名贵秋,又名东乾,洛阳嵩县九店街人。石家祖上通晓经书诗词,他幼年聪慧,就读私塾。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考入开封中州公学优级师范学校。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加入同盟会,为便于秘密活动,化名石言。翌年,回县在饭坡南庄创办初、高级学堂,以教学为掩护,秘密进行反清革命活动,发展同盟会组织。同年,清廷又行科举,石言赴省城应试,擢为拔贡。

  石言在乡办学堂时,常与王天纵等杨山弟兄接触,宣传反清革命的目的意义。宣统三年(1911年),在石言的引导下,王天纵袭击了清廷孙店守备署和鸣皋巡防营;柴云升袭击了栾川巡检署,捣毁了文武衙门,赶跑了朱阳关“镇山侯”;憨玉琨袭击了旧县巡营,又在阎沟脑截夺了清兵押送的0弹药。10月10日武昌起义后,同盟会河南支部派刘纯仁、吴沧州、刘镇华等五人至豫西,联络地方武装。在石言的策划下,发动杨山弟兄起义。义军下山,攻取洛阳,兵至龙门,由于攻城计划泄密,转赴潼关,参加张钫率领的“秦陇复汉军东征军”,石言任军部总参议。

  民国元年(1912年)镇嵩军成立,张钫首委石言任统领,石言坚辞不就,举荐刘镇华为统领,淡泊名利的石言,辞职为民,定居灵宝,仍保留总参议名称。

  石言处事仗义执言,颇孚众望。治军严明,受众称赞。民国9年(1920年),石言病逝于灵宝,终年32岁。


      拔贡:清末,1902年废除八股文,继而又在1906年彻底废除科举制度。但此时仍有大批原本依靠科举制度生存的读书人。为了给予出路,在科举停止后,仍对生员进行优贡、拔贡。文行兼优的生员,贡入京师,称为拔贡生,简称拔贡。入选者一等任七品京官,二等任知县,三等任教职;更下者罢归,谓之废贡。


目录

嵩县辛亥革命的先驱——石言编辑本段

闫书卿


  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作为嵩县人,我很荣幸向大家介绍一位嵩县辛亥革命的先驱——石言。提起石言,也许大家有点陌生,而说起清末拔贡石朝臣,在嵩县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其实,说的是一个人。他的背后隐藏着不少鲜为人知的事迹。


  石言(1888——1920),名朝臣,字又謇,乳名贵秋,又名东乾,嵩县九店街人。


  石家有土地300多亩,全部出租。祖上几代通晓经书诗词。石言幼年聪慧,随附就读《三字经》,《百家姓》,《论语》,《孟子》。后到小时坪裴克礼家读私塾。同读的有裴克礼之子裴铃和武衍周,武赞周等。私塾先生是马贤瑞(伊川马回营人)。某日,南庄张建山家的私塾先生黄梅领学生阮阁臣,张建山到小时坪串学,回去后张建山说:“石朝臣的文章并不出奇。”黄梅说:“石朝臣的文章似海内藏珍,你们都不懂。”尔后,石朝臣厌学,其兄石朝顺考取清末秀才,其父激励他说:“你哥哥才学渊博,你永远也赶不上他。”朝臣答辩道:“我服他何?等着瞧!”后来,他请父亲在其家后宅院新盖瓦房一间,还把自己用的床,桌,被,褥等搬进屋内,让家人把门锁上,一日三餐皆从窗口送入。三年不出门,独自深钻苦读。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废科举,兴学堂。石朝臣弃私塾,考取开封中州公学优级师范学校。次年,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发展到开封,建立了河南分会,秘密发展会员。石朝臣经人介绍加入同盟会,成为嵩县最早参加同盟会者之一。为便于秘密活动,化名石言。师范毕业后,被派到新郑县任教。


  1909年,石言回嵩县在温泉(今反坡南庄)创办两等(初.高级)学堂,自任堂长,并亲自为学生授课。他以教师身份为掩护进行秘密活动,宣传推翻满清,建立民国的意义,启发人们觉醒,并发展同盟会组织,壮大反清队伍。当时,纸坊村的李宾阳,寺庄的雷毓春受其影响,也参加了同盟会。


  清宣统乙酉年(1909年),清廷又行科举。石言对应试与否犹豫不决。经革命志士劝导,他豁然开朗,明白这次应试有利革命,便立即前往省城开封参加应试。结果考中,后被辍为拔贡。喜讯传报家乡,街坊邻里纷纷称赞说:“咱九店这个偏僻小镇竟出了拔贡,真是老鸹窝里出凤凰!”石言荣归故里时,几路铜期,唢呐演奏,旌旗招展,欢迎的队伍迎接到九店下河几里外的石岭上,看热闹的人山人海,几十里外的百姓也赶来一睹为快,富豪乡绅送匾,送幛,以示庆贺。为示其显赫,石家大门前雕刻一对大石狮,门前额上悬挂着黑底金字匾额,并竖起几丈高的棋杆两根,路人为之侧目。自此,文官到此下轿,武官过此下马,皆不敢小视慢怠。石言名声从此大振。


  石在南庄两等学堂任教时,常与憨玉琨.柴云升.王天纵等杨山绿林弟兄接触,向他们宣传反清革命的目的和意义。王天纵杀死其盟弟关金忠,憨.柴与王之间裂隙显露,他多次来往于杨山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后来,在石言的引导下,杨山兄弟拟定了分别袭击清廷衙署的计划。1911年,王天纵首袭清廷孙店守备署和鸣皋巡防营取得成功;柴云升抄袭了栾川寻检署,捣毁了文武衙门,赶跑了朱阳关“镇山侯”;憨玉琨袭击了旧县巡防营,又在阎沟垴劫夺了清兵押送的枪支弹药。同年10月初,石言又与王天纵商议攻打县城。在攻城时,柴云升,憨玉琨与王天纵未能协调好,柴.憨率部西撤,因而未攻克。10月10日武昌起义后,同盟会河南支部拟定攻打洛阳一应义举。14日派刘粹轩.吴沧州.刘镇华等五人到豫西联络地方武装。15日,刘.吴等人由洛阳到嵩县南庄学堂,与石言会晤,商讨攻洛大计,并分工行动。16日,石言修书让刘粹轩.吴沧州持函到杨山与王天纵联络,王天纵欣然同意。19日,杨山弟兄向洛阳进兵。行军前夕,石言赶到杨山,让人马到龙门侯信,听从统一调动。兵至龙门,获悉攻洛计划泄密。这时,石言建议王天纵等杨山弟兄转赴潼关,参加张钫率领的“秦陇复汉东征军”。石言与杨山弟兄到达潼关,张钫委任王天纵为先锋官兼第一标统,石言任军部总参议,柴云升.憨玉琨.张治公等分别任其他标统。在东征军,石言随军上前线,参与军机。东征军在张茅失利,柴云升,憨玉琨与王天枞又发生矛盾,石奔波其间,从中调解,妥善解决。不久,民国建立,南北议和,清军与秦龙豫东军议和休战。


  1912年,镇嵩军成立,张钫委任石言为镇嵩军统领。石言以为民国建立,革命已经成功,要解甲归田,坚辞不就。刘镇华闻悉,借请石言饮酒之际,假装酒醉,道出对统领一职的羡慕。素视名利如淡水的石言就顺水推舟,举荐刘镇华为统领。张钫不允,石言力荐,刘才被委任为统领。石言辞职为民,定居灵宝,仍保留其镇嵩军总参议名义。


  石言处事仗义,颇负众望。在军队任总参议时,常劝导各级官佐纠其弊端,使军队纪律显著改变,受众人称赞。他给家中写信,也是叮嘱教书的兄长石朝顺说:“一串钱一亩地也不要买,肉一元钱一斤也要吃。”他家原有的300亩地全部出租,但每逢夏秋收粮食时,从未临场分粮,佃户送多少收多少。乡里赞誉为“书香门第,文墨成名,谦恭乡里,睦邻方正。”


  1920年,石言病逝灵宝,终年39岁。镇嵩军拨款为其大办丧事。灵柩由灵宝运回嵩县九店时,镇嵩军派一连卫士护送,请能工巧匠用苇席打了一套四合头院式的灵棚,把丈二高的纸扎“四大天将”摆放在灵堂两厢。还有纸扎的战马蹄蹬四轮,可拉着走。灵棚前高悬石言生前好友和军队送的挽联,挽幛,有一幅挽联是:“石可补天天上去,言可对世世间无。”


  为把丧事办好,镇嵩军专从伊川聘请蒋伯述作总管,雇佣“旋风”30多人,祭奠三日三夜,东至临汝.汝阳,北至龙门伊川,方圆百余里,为石言吊丧的人络绎不绝,看热闹的人不计其数,均饭菜招待。根据石言生前不吃荤食的特性,办丧事时全用面筋做食品,所用面粉皆从伊阳运回,因洗面筋使九店八大河下游十余里的汪城段的河水变为乳白色。入殓后,棺木用白布包裹七层,每裹一层刷一遍山漆。后葬于九店下河店门口崖北坡。这位辛亥革命先驱长眠与此。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王汝霖    下一篇 白羊洞

标签

暂无标签

参考资料

[1].  嵩县辛亥革命的先驱——石言 作者:闫书卿   http://www.saohua.com/wenji/info_37350.html

同义词